当前位置:金寨县

  • 2165公里!安徽实现“市市通高铁”

    新华社合肥11月18日电(记者董雪)记者从17日召开的美好安徽“十三五”成就巡礼系列新闻发布会上获悉,安徽省铁路运营总里程达到5100公里,其中高速铁路占比超过四成,达到2165公里,居长三角地区首位,已实现安徽全省16个市“市市通高铁”。 “‘十三五’以来,安徽一直把铁路建设作为基础设施补短板的关键领域,累计完成铁路建设投资1830亿元,基本形成了以合肥为中心、以高速铁路为骨架的现代铁路交通体系,在全国高速铁路网中的枢纽功能进一步显现。”安徽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张天培介绍说。 据悉,安徽加快布局高速铁路通道,郑徐、杭黄、商合杭、郑阜等高铁相继建成,在实现“市市通高铁”的同时,拥有200余万人口的阜阳市临泉县、旅游资源丰富的黄山市祁门县、位于大别山腹地的六安市金寨县等24个县也通上了高铁,当地居民出行和经济发展在高铁的助力下驶上“高速路”。 另外,伴随合安九、池黄、昌景黄、宣绩等高铁陆续开工建设,合新高铁即将开工建设,安徽省高速铁路网通道布局基本形成。 原标题:2165公里!安徽实现“市市通高铁” 值班主任:高原

    社会新闻 2020-11-18 18:08:00
  • 中国第一所希望小学30岁了!“大眼睛”们的命运正是从这里“萌发”继而被改变

    希望小学今“而立” 写在中国首个希望小学的30岁生日 你可能还记得,那双饱含“我想读书”渴求的“大眼睛”。 但你可能不知道,距离“大眼睛”苏明娟家乡20多公里,就是我国第一所希望小学的所在地。改变“大眼睛”们命运的希望工程,正是从这里“萌发”。 19日,全国首个希望小学——安徽省金寨县希望小学迎来了30岁生日。 1990年5月19日正式落成的它,如一粒种子,在大别山深处“破土”:30年来,它见证了孩子们走出大山,走向希望;它和两万多“兄弟姐妹”一起,改写了无数人的命运,点亮了无数梦想与未来。 祠堂里长出来的“希望” 【我国第一所希望小学,如今已是拥有两个校区、多栋校舍、配备多媒体教学设备和标准化操场的现代学校,有教学班38个、学生近2000人】 下午2点,是金寨县希望小学元老级教师余淦的数学课。他走进教室,轻车熟路地打开“班班通”,在电子白板上播放起课件。此时,30年前那块斜靠在墙上的木质黑板冷不丁地“撞”入脑海。 余淦从1983年起就在这里任教。初建的学校设在彭氏祠堂里,“窗户没有玻璃,都是拿纸糊的。一到阴雨天,没有电灯,教室黑漆漆的,漏雨再正常不过。”余淦说,一块木质黑板、两三支粉笔便是所有教学器材,长桌长凳上三五个学生并排而坐,写字时得小心翼翼避开桌面上开裂的长缝。 除了教学,余淦还有个“艰巨”的任务——清点学生。“开学时往往就会少几个学生,上到中途也有学生突然就不来了,我们就要挨个去学生家里找,基本上都是因为家庭困难上不起了。”余淦还清楚记得,许多家庭都是靠卖鸡蛋、卖柴火来一点一点凑齐学费。 金寨县地处皖西边陲、大别山腹地,是全国闻名的将军县,被誉为“红军的故乡、将军的摇篮”,红军第25军就诞生在这里。然而,由于地处偏僻、交通闭塞,这里曾是中国最贫穷的地区之一。 “每次看到老师拿本子来收学费,我就吓得躲到桌子下面,觉得交不起学费怪丢人的。”47岁的金寨县希望小学副校长廖桂林说,这是她少年时的烦恼。 其实这也是当时不少地方遇到的共同难题。1989年,共青团中央、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青基会”)发起建立希望工程,成为我国第一个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的基金。1990年初,青基会捐款4万元,省、县、镇配套资金,金寨县希望小学正式开建。 同年5月19日,新教学楼启用,大家都冲进了新教室,孩子们摸着崭新的书桌,坐在新的椅子上不想走。“那天我在新的水泥黑板上多写了几个字,教室里面通了电,还配了幻灯机,”余淦说,“那些在当时都不敢想象。” 30年过去,背靠的马头山依旧,这所学校不断“生长”,如今已是拥有两个校区、多栋校舍、配备多媒体教学设备和标准化操场的现代学校,有教学班38个、学生近2000人,教职工近100人。校园里一棵从祠堂时代留下来的柏树,见证了历史变迁。 以此为原点,一场以“希望”为名的建校行动30年来仍在继续,长城内外、大江南北,越是贫穷的地方,招牌越是闪亮。希望工程将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重返校园作为根本使命,先后发起结对救助和“希望小学”建设,有效解决青少年因贫失学、辍学问题。 那些被希望工程改写的人生 【从希望工程收获的,“不只是物质上的援助,更重要的是面对困境不屈服、不放弃的精神,在绝望中寻找希望的勇气,和知恩图报、自助助人的公益情怀”】 1991年,大别山深处7岁小女孩苏明娟饱含“我想读书”渴求的大眼睛,出现在希望工程的宣传海报上,也就此改写她的人生。 “如果没有希望工程的这张照片,我可能就要面临失学。”童年时的回忆,苏明娟历历在目。当时,《中国青年报》摄影记者解海龙来到金寨探访,苏明娟正趴在桌子上写字,解海龙将这个画面永恒定格在了镜头里。 “之后,我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资助,再也不担心交不起学费,并在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顺利读完了大学。”苏明娟说。 苏明娟的老家在金寨县梅山水库库区,离金寨县希望小学20多公里,是所在村民组最远的一户人家,每天上学还要坐船出库区,再徒步一个小时才能抵达她就读的张湾小学。那时,她的家庭收入主要依靠父亲在水库捕鱼虾和母亲养蚕。“我自己也会去山中摘板栗,卖了补贴家用。”她说,板栗扎手,一双手被刺出血。 如今的苏明娟已是一位干练优雅的职业女性,就职于中国工商银行安徽省分行。她自己的公益生涯,也持续了二十多年。 1997年,刚上初二的苏明娟,将资助得来的600元钱汇给了宁夏的一位回族小姑娘,帮她圆了求学梦。2006年,她和解海龙拍卖了照片版权,所得30多万元用于援建西藏曲水县的一所希望小学,成百上千藏族孩子自此有学可上。2018年,她成立了苏明娟助学基金会,传递爱、传递温暖、传递希望。“大眼睛”成为一扇窥探贫困的窗户,阳光照进来,一粒粒希望的种子长成一棵棵参天大树。 2000年,年仅15岁的邓磊以613分的高考成绩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录取,成为全国希望工程救助的第一个少年大学生。他说,希望工程改变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命运,更是家庭的际遇。 父亲早逝,母亲拉扯着四个孩子艰难度日,为了凑学费,兄弟姐妹四人一起,在山上捡干柴到林业站去卖,家里的鸡蛋也都拿来换钱。邓磊说,自己是个幸运儿,1996年,初一在读的他成了希望工程的资助对象。 “1998年,我初中毕业,恰逢希望工程在全国范围内选拔50位‘希望之星’,我有幸被选中,在浙江平阳的一所学校读高中,学杂生活费用全免。”邓磊说,当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如今36岁的邓磊已是一家国企的管理者。据他介绍,当年选拔的50位“希望之星”,如今有社科院教授、医院主治医师、知名企业家等等。从希望工程收获的,“不只是物质上的援助,更重要的是面对困境不屈服、不放弃的精神,在绝望中寻找希望的勇气,和知恩图报、自助助人的公益情怀。”邓磊说。 这亦是周玉梅所拥有的。1984年出生的她,因为贫困,曾多次面临辍学。“11岁那年暑假,因为交不起学费,我就去外面餐厅洗碗挣钱。”她说,“开学后学校给我打来电话让我回去,说有人想要资助我,是广东顺德的一位企业家。我当时很感动,回到学校更珍惜读书的日子。”然而,她依然需要每天放学后去山里捡柴火、拔药草,拿到市场上卖,勉强维持生活。 上中学后,由于家庭困难,她又一次面临辍学。“当时一家五口人,就挤在茅草屋里,我也不好意思和家人提学费的事。” 这一次,她又得到了好心人帮助:一位来自江苏无锡的公务员决定资助她,寄来400元。“我不认识他,就给他写信,说我一定会好好读书,将来报答他。他回信说希望我好好学习,将来有能力了也去帮助别人。”周玉梅说。“他对我影响很大,这就是为什么后来我自己也开始做起了公益。” 2002年,周玉梅读完高中后独自一人去上海打工。经历了工地搬砖、仓库看货后,周玉梅最终在一家塑胶制品公司落了脚。从一线的操作工到公司副总,这个过程她只用了八年。 工作之余,她一有时间就召集大家参加公益活动。利用周末,她还经常把上海的好心人带到金寨帮助当地的孩子,让他们结成帮扶对子。 2007年,在一个金寨的校友QQ群里,大家发起倡议为家乡的孩子们捐款。23岁的周玉梅也捐出了人生第一笔助学金:200元。 2015年,她放弃在上海的高薪工作,毅然回到家乡金寨,加入安徽首家希望公益服务中心,如今她的团队已帮扶数千名家庭困难的孩子,自己还收养了一名女童。“小时候,我常常坐在山头望着远方,想着哪一天能走出去。现在走出去了,我却又回来了。”她说。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官方网站显示,截至2019年9月,全国希望工程累计接受捐款152.29亿元,资助家庭困难学生599.42万名,援建希望小学20195所。 让希望的巨浪不断增长 【希望工程更像是一场广泛、持久、深入的公益意识启蒙,格桑花西部助学组织、苏明娟助学基金–更多社会公益力量向教育乃至更多领域聚集】 “把希望工程作为余生的生命工程”,这是退休教师周火生到访金寨县希望小学后在日记里写下的话,此后的二十多年里,周火生先后百次来到金寨县希望小学,对这里的学生进行帮扶,还带动了一批爱心人士加入。 “希望之火”,30年生生不息。 从捐钱捐物建学校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能上学”,到为乡村教师提供培训帮助孩子“上好学”,再到通过素质教育让孩子们“学得好”,伴随传统慈善向现代公益的理念转变,公益也开始从“捐赠”走向“赋能”。 从全面完成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战略任务,到向农村义务教育阶段贫困家庭学生的“两免一补”,再到脱贫攻坚中保障义务教育在内的“三不愁两保障”–中国的教育政策不断完善,教育事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进入新世纪,特别是国家全面实施“两免一补”政策后,希望工程将资助对象扩大到高中(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阶段的学生,将“救助”模式拓展为“救助-发展”模式。党的十九大以来,希望工程聚焦教育扶贫,积极参与脱贫攻坚,开展“希望工程助力脱贫攻坚10万+行动”,将“三区三州”等重点扶贫地区的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学生作为主要资助对象。 “希望工程实施之初解决的是家庭非常困难的孩子入学问题,在经济不发达的年代弥补了政府教育经费不足的困境。现在,随着政府教育投入的不断加强以及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加入,受捐助学生的范围早已不断扩大,帮扶政策也越来越普惠。”金寨县希望小学现任校长江淮说。 在苏明娟、周玉梅等人看来,希望工程更像是一场广泛、持久、深入的公益意识启蒙。格桑花西部助学组织、苏明娟助学基金、昆山市周火生希望工程志愿者协会、星创公益基金会–更多社会公益力量向教育乃至更多领域聚集。 聚沙成塔,积水成海。2019年,教育部宣布,我国已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高等教育体系,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48.1%,高等教育即将进入普及化阶段,这意味着将有一半以上适龄青年可以接受高等教育。在此背景下,新时代的希望工程如何转型,为新时代教育事业助力,是投身教育公益事业的人们共同思考的问题。 不久前,浙江省星创公益基金会执行理事长蒲宏昌再一次来到金寨县希望小学,这个四川人自打一年前接触了公益,便成了大别山的老朋友。他和校长江淮谈了很久,计划再挑选几个品学兼优但家庭困难的孩子参加第二批北京夏令营。上一批留守儿童在北京逛了故宫、吃了烤鸭,也看到了山外的世界,“而这一次我们想让陪伴更持久一点。” 如今,在一所所希望小学里,孩子们已经有了通过学习知识改变命运的机会,而蒲宏昌等公益者也同时期待,孩子们有追求自我、实现梦想的可能,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 今年二年级的杨子涵坐在金寨县希望小学明亮的教室里,目不转睛地看着课堂上播放的动画视频。刚刚结束网课复学的他,还在适应重返课堂的感觉,让他高兴的是,又可以和同学们一起奔跑在操场上。他期待,书法、象棋等各种兴趣课程能尽快恢复。 “小时候我去得最远的地方是县城,但现在学生的活动版图被大大扩展了,山里的孩子也有去过上海、北京的,还和城里的孩子一样有研学活动。”在金寨县希望小学毕业后又重返这里任教的徐俊峰,看着母校有了美术、音乐、体育、计算机等功能室,还组建了书法、美术、葫芦丝、摄影、足球、篮球等兴趣小组,并随着校园网络全覆盖、“班班通”全覆盖,一步步成长为现代化的智慧校园。 “随着软硬件跟进,希望小学发展将与城市学校并无二致。”金寨县希望小学校园一隅,有一方希望工程的雕塑,蓝色的心形海浪托起一轮红色太阳。校长江淮相信,太阳照耀之下,希望的巨浪会持续增长。 原标题:希望小学今“而立” 值班主任:田艳敏

    社会新闻 2020-05-19 23:27:24
  • 今天,中国第一所希望小学30岁了

    19日,大别山深处的一所小学迎来了30岁的生日。 位于安徽省金寨县南溪镇的它曾经“蜗居”于一个祠堂,学生不足百人,教职工不到十人。1990年5月19日,在原址建起了两层小楼,中国第一所希望小学就此诞生。 30年青山依旧,这个深山里的“90后”不断“生长”,如今已是拥有两个校区、数栋校舍与多媒体教学设备的现代化学校。学生近2000人,教职工近百人。 拼版照片:上图为金寨县希望小学的前身——彭氏祠堂(资料照片);中图为1994年拍摄的希望小学全貌(资料照片);下图为2019年9月3日拍摄的金寨县希望小学(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张端摄)。 曾经靠着双腿“丈量”山路,深山里的老师们送教上门。如今,现代化的教室里,窗明几净。 拼版照片:上图为1991年5月,金寨县希望小学老师胡遵训跑20多里山路为学生胡亚丽补课(新华社记者张曙光摄);下图为5月14日,金寨县希望小学学生通过多媒体上课(新华社记者韩晓雨摄) 曾经的课余时光,孩子们与牛羊、柴禾作伴。如今,同样的年纪,他们奔跑在绿茵场上。 拼版照片上图:1991年6月,金寨县希望小学学生徐红在课余时间放羊(新华社记者张曙光摄);下图:2019年9月3日,金寨县希望小学学生在足球课上训练(新华社记者张端摄) 从“能上学”到“上好学”再到“学得好”,这所希望小学累计培养超过5400名毕业生。 它犹如一粒种子,在大别山深处“破土”,远播至山外的大江南北。从第1所、第100所、第1000所再到如今的2万余所,30年间,希望小学散作满天星,改写了无数的人生故事,点亮无数个梦想和未来。 当年被无数人记住的“大眼睛”——苏明娟如今已是中国工商银行安徽省分行的员工,多年来她坚持捐助贫困生,让爱心的种子在每个角落生根发芽。 拼版照片左图:1991年4月,苏明娟在金寨县张湾小学课堂上认真听课,新华社发(解海龙摄);右图: 5月15日,苏明娟在位于安徽省合肥市的工商银行安徽分行办公室内工作(新华社记者韩晓雨摄)。 1988年出生的金寨南溪镇青年彭显达受助后一路读完了大学,2010年报考公务员回到家乡,如今是金寨县古碑镇的党委委员,在脱贫攻坚一线踏下坚实的足印。 拼版照片左图:2003年5月22日,彭显达(三排中间)与同学在校园中合影留念(翻拍照片,受访者提供);右图:5月17日,彭显达(右)在金寨县古碑镇黄集村推动光伏扶贫工作(受访者提供)。 1984年出生的周玉梅是希望工程救助的首批贫困学生,2015年她放弃在上海的工作,毅然回到家乡金寨,成立安徽首家希望公益服务中心,如今她和团队已经帮扶了2000多位家庭困难的孩子,自己还收养了一名女童。 拼版照片左图:10岁的周玉梅(左一)与家人在金寨县花石乡竺山村合影。(翻拍照片,受访者提供)右图:2017年1月,周玉梅(前排右一)在金寨县吴家店镇为贫困学生送助学金和新年礼物(受访者提供)。 余正辰是金寨县希望小学1999年的毕业生,2017年他又回到母校,站上了讲台,成为一名美术老师,教孩子们爱与美,带着他们绘出“希望”。 拼版照片上图:1999年6月,余正辰(前排右三)与老师同学在金寨县希望小学校园中合影(翻拍照片,受访者提供);下图:5月15日,余正辰在金寨县希望小学教室中为学生授课。新华社发(受访者提供)。 1993年出生的安徽岳西女孩杨满平在希望工程的帮助下,2012年圆了大学梦。如今,硕士毕业的她在上海一家企业从事知识产权工作,支教、助残–她的业余时间基本都被公益活动填满。 拼版照片上图:2002年,杨满平(左二)与同学在安徽省岳西县银塔小学教室中合影。(翻拍照片,受访者提供)下图: 5月15日,杨满平在上海某企业办公室中工作(受访者提供)。 2000年,金寨青年邓磊以优异的成绩被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录取,成为中国希望工程救助的第一个少年大学生。如今,他已为人父,在安徽省合肥市的一家国企管理层担任要职,他说自己从希望工程收获的“不只是物质上的援助,更重要的是一种面对困境不屈服、不放弃的精神,在绝望中寻找希望的勇气和知恩图报、自助助人的公益情怀”。 拼版照片左图:1989年,邓磊在老家金寨县沙河乡高牛村时的童年留影。(翻拍照片,受访者提供);右图:2019年7月,邓磊与孩子的合影。(受访者提供) 从第一批希望工程救助生走出校门,“巨浪”就在不断地增长。如今,希望工程帮助数以百万计的贫困家庭青少年圆了上学梦,成长为奋斗在祖国建设各条战线上的栋梁之材。 拼版照片上图:1990年,金寨县希望小学首批希望工程救助生合影(资料照片);下图:2019年9月3日,金寨县希望小学学生在课间玩耍(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 从捐款捐物,到更高层面、更广范围的公益融合,希望小学助力脱贫攻坚、促进教育发展、服务青少年成长,更引领着社会风尚。 拼版照片上图:金寨县希望小学收到的第一笔捐款收据(资料照片);下图:2019年9月3日,金寨县希望小学学生在上音乐课。(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 30年时光能做些什么?能让一棵树开枝散叶,能改变无数人的容颜–它更能沉淀一颗初心,矢志不渝。 56岁的余淦是金寨县希望小学的元老级教师,这是他在此工作的第37个年头。他有无数次机会可以走出深山,但是他说自己离不开讲台、丢不掉粉笔、放不下“希望”。如今,他向年轻教师学习,讨教如何对着电脑上网课,尝试新的教学方式。 拼版照片上图:1991年5月,余淦在金寨县希望小学图书室里辅导学生兴趣小组(新华社记者张曙光摄);下图:5月14日,余淦在金寨县希望小学的教室授课(新华社记者韩晓雨摄)。 从1993年开始,江苏省昆山市的周火生老人便把目光投向大别山,100次来往于昆山至金寨的“希望”之路上,将自己的积蓄和四处义卖图书的收入用于帮助金寨县贫困学生完成学业。如今86岁的“希望骆驼”用行动带动了一群人,他们成立了“周火生工作室”,通过线上线下售书模式,募集更多爱心基金,将爱心事业不断延续,让爱心之路越走越远。 拼版照片上图:2006年9月7日,周火生为了给“希望工程”筹集资金,在江苏省昆山市千灯镇街道上推着三轮车卖书(新华社记者王雷摄);2018年5月19日,周火生(前右)与金寨县希望小学的孩子们在一起交谈(新华社记者陶明摄)。 而立之年的希望小学,未来将继续陪伴着我们成长。 因为“90后”的它们,因为永续的希望—— 少年们正脚下有路,心中有光。 拼版照片左图:1991年5月,学生在金寨县希望小学教室上课(新华社记者张曙光摄);右图:2019年9月3日,金寨县希望小学南校区学生在上课(新华社记者张端摄)。 原标题:今天,中国第一所希望小学30岁了! 值班主任:田艳敏

    社会新闻 2020-05-19 22:01:24
  • 中国首个希望小学“30岁”:那些被改写的人生

    希望小学今“而立” 写在中国首个希望小学的30岁生日 你可能还记得,那双饱含“我想读书”渴求的“大眼睛”。 但你可能不知道,距离“大眼睛”苏明娟家乡20多公里,就是我国第一所希望小学的所在地。改变“大眼睛”们命运的希望工程,正是从这里“萌发”。 19日,全国首个希望小学——安徽省金寨县希望小学迎来了30岁生日。 1990年5月19日正式落成的它,如一粒种子,在大别山深处“破土”:30年来,它见证了孩子们走出大山,走向希望;它和两万多“兄弟姐妹”一起,改写了无数人的命运,点亮了无数梦想与未来。 祠堂里长出来的“希望” 【我国第一所希望小学,如今已是拥有两个校区、多栋校舍、配备多媒体教学设备和标准化操场的现代学校,有教学班38个、学生近2000人】 下午2点,是金寨县希望小学元老级教师余淦的数学课。他走进教室,轻车熟路地打开“班班通”,在电子白板上播放起课件。此时,30年前那块斜靠在墙上的木质黑板冷不丁地“撞”入脑海。 余淦从1983年起就在这里任教。初建的学校设在彭氏祠堂里,“窗户没有玻璃,都是拿纸糊的。一到阴雨天,没有电灯,教室黑漆漆的,漏雨再正常不过。”余淦说,一块木质黑板、两三支粉笔便是所有教学器材,长桌长凳上三五个学生并排而坐,写字时得小心翼翼避开桌面上开裂的长缝。 除了教学,余淦还有个“艰巨”的任务——清点学生。“开学时往往就会少几个学生,上到中途也有学生突然就不来了,我们就要挨个去学生家里找,基本上都是因为家庭困难上不起了。”余淦还清楚记得,许多家庭都是靠卖鸡蛋、卖柴火来一点一点凑齐学费。 金寨县地处皖西边陲、大别山腹地,是全国闻名的将军县,被誉为“红军的故乡、将军的摇篮”,红军第25军就诞生在这里。然而,由于地处偏僻、交通闭塞,这里曾是中国最贫穷的地区之一。 “每次看到老师拿本子来收学费,我就吓得躲到桌子下面,觉得交不起学费怪丢人的。”47岁的金寨县希望小学副校长廖桂林说,这是她少年时的烦恼。 其实这也是当时不少地方遇到的共同难题。1989年,共青团中央、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青基会”)发起建立希望工程,成为我国第一个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的基金。1990年初,青基会捐款4万元,省、县、镇配套资金,金寨县希望小学正式开建。 同年5月19日,新教学楼启用,大家都冲进了新教室,孩子们摸着崭新的书桌,坐在新的椅子上不想走。“那天我在新的水泥黑板上多写了几个字,教室里面通了电,还配了幻灯机,”余淦说,“那些在当时都不敢想象。” 30年过去,背靠的马头山依旧,这所学校不断“生长”,如今已是拥有两个校区、多栋校舍、配备多媒体教学设备和标准化操场的现代学校,有教学班38个、学生近2000人,教职工近100人。校园里一棵从祠堂时代留下来的柏树,见证了历史变迁。 以此为原点,一场以“希望”为名的建校行动30年来仍在继续,长城内外、大江南北,越是贫穷的地方,招牌越是闪亮。希望工程将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重返校园作为根本使命,先后发起结对救助和“希望小学”建设,有效解决青少年因贫失学、辍学问题。 那些被希望工程改写的人生 【从希望工程收获的,“不只是物质上的援助,更重要的是面对困境不屈服、不放弃的精神,在绝望中寻找希望的勇气,和知恩图报、自助助人的公益情怀”】 1991年,大别山深处7岁小女孩苏明娟饱含“我想读书”渴求的大眼睛,出现在希望工程的宣传海报上,也就此改写她的人生。 “如果没有希望工程的这张照片,我可能就要面临失学。”童年时的回忆,苏明娟历历在目。当时,《中国青年报》摄影记者解海龙来到金寨探访,苏明娟正趴在桌子上写字,解海龙将这个画面永恒定格在了镜头里。 “之后,我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资助,再也不担心交不起学费,并在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顺利读完了大学。”苏明娟说。 苏明娟的老家在金寨县梅山水库库区,离金寨县希望小学20多公里,是所在村民组最远的一户人家,每天上学还要坐船出库区,再徒步一个小时才能抵达她就读的张湾小学。那时,她的家庭收入主要依靠父亲在水库捕鱼虾和母亲养蚕。“我自己也会去山中摘板栗,卖了补贴家用。”她说,板栗扎手,一双手被刺出血。 如今的苏明娟已是一位干练优雅的职业女性,就职于中国工商银行安徽省分行。她自己的公益生涯,也持续了二十多年。 1997年,刚上初二的苏明娟,将资助得来的600元钱汇给了宁夏的一位回族小姑娘,帮她圆了求学梦。2006年,她和解海龙拍卖了照片版权,所得30多万元用于援建西藏曲水县的一所希望小学,成百上千藏族孩子自此有学可上。2018年,她成立了苏明娟助学基金会,传递爱、传递温暖、传递希望。“大眼睛”成为一扇窥探贫困的窗户,阳光照进来,一粒粒希望的种子长成一棵棵参天大树。 2000年,年仅15岁的邓磊以613分的高考成绩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录取,成为全国希望工程救助的第一个少年大学生。他说,希望工程改变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命运,更是家庭的际遇。 父亲早逝,母亲拉扯着四个孩子艰难度日,为了凑学费,兄弟姐妹四人一起,在山上捡干柴到林业站去卖,家里的鸡蛋也都拿来换钱。邓磊说,自己是个幸运儿,1996年,初一在读的他成了希望工程的资助对象。 “1998年,我初中毕业,恰逢希望工程在全国范围内选拔50位‘希望之星’,我有幸被选中,在浙江平阳的一所学校读高中,学杂生活费用全免。”邓磊说,当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如今36岁的邓磊已是一家国企的管理者。据他介绍,当年选拔的50位“希望之星”,如今有社科院教授、医院主治医师、知名企业家等等。从希望工程收获的,“不只是物质上的援助,更重要的是面对困境不屈服、不放弃的精神,在绝望中寻找希望的勇气,和知恩图报、自助助人的公益情怀。”邓磊说。 这亦是周玉梅所拥有的。1984年出生的她,因为贫困,曾多次面临辍学。“11岁那年暑假,因为交不起学费,我就去外面餐厅洗碗挣钱。”她说,“开学后学校给我打来电话让我回去,说有人想要资助我,是广东顺德的一位企业家。我当时很感动,回到学校更珍惜读书的日子。”然而,她依然需要每天放学后去山里捡柴火、拔药草,拿到市场上卖,勉强维持生活。 上中学后,由于家庭困难,她又一次面临辍学。“当时一家五口人,就挤在茅草屋里,我也不好意思和家人提学费的事。” 这一次,她又得到了好心人帮助:一位来自江苏无锡的公务员决定资助她,寄来400元。“我不认识他,就给他写信,说我一定会好好读书,将来报答他。他回信说希望我好好学习,将来有能力了也去帮助别人。”周玉梅说。“他对我影响很大,这就是为什么后来我自己也开始做起了公益。” 2002年,周玉梅读完高中后独自一人去上海打工。经历了工地搬砖、仓库看货后,周玉梅最终在一家塑胶制品公司落了脚。从一线的操作工到公司副总,这个过程她只用了八年。 工作之余,她一有时间就召集大家参加公益活动。利用周末,她还经常把上海的好心人带到金寨帮助当地的孩子,让他们结成帮扶对子。 2007年,在一个金寨的校友QQ群里,大家发起倡议为家乡的孩子们捐款。23岁的周玉梅也捐出了人生第一笔助学金:200元。 2015年,她放弃在上海的高薪工作,毅然回到家乡金寨,加入安徽首家希望公益服务中心,如今她的团队已帮扶数千名家庭困难的孩子,自己还收养了一名女童。“小时候,我常常坐在山头望着远方,想着哪一天能走出去。现在走出去了,我却又回来了。”她说。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官方网站显示,截至2019年9月,全国希望工程累计接受捐款152.29亿元,资助家庭困难学生599.42万名,援建希望小学20195所。 让希望的巨浪不断增长 【希望工程更像是一场广泛、持久、深入的公益意识启蒙,格桑花西部助学组织、苏明娟助学基金–更多社会公益力量向教育乃至更多领域聚集】 “把希望工程作为余生的生命工程”,这是退休教师周火生到访金寨县希望小学后在日记里写下的话,此后的二十多年里,周火生先后百次来到金寨县希望小学,对这里的学生进行帮扶,还带动了一批爱心人士加入。 “希望之火”,30年生生不息。 从捐钱捐物建学校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能上学”,到为乡村教师提供培训帮助孩子“上好学”,再到通过素质教育让孩子们“学得好”,伴随传统慈善向现代公益的理念转变,公益也开始从“捐赠”走向“赋能”。 从全面完成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战略任务,到向农村义务教育阶段贫困家庭学生的“两免一补”,再到脱贫攻坚中保障义务教育在内的“三不愁两保障”–中国的教育政策不断完善,教育事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进入新世纪,特别是国家全面实施“两免一补”政策后,希望工程将资助对象扩大到高中(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阶段的学生,将“救助”模式拓展为“救助-发展”模式。党的十九大以来,希望工程聚焦教育扶贫,积极参与脱贫攻坚,开展“希望工程助力脱贫攻坚10万+行动”,将“三区三州”等重点扶贫地区的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学生作为主要资助对象。 “希望工程实施之初解决的是家庭非常困难的孩子入学问题,在经济不发达的年代弥补了政府教育经费不足的困境。现在,随着政府教育投入的不断加强以及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加入,受捐助学生的范围早已不断扩大,帮扶政策也越来越普惠。”金寨县希望小学现任校长江淮说。 在苏明娟、周玉梅等人看来,希望工程更像是一场广泛、持久、深入的公益意识启蒙。格桑花西部助学组织、苏明娟助学基金、昆山市周火生希望工程志愿者协会、星创公益基金会–更多社会公益力量向教育乃至更多领域聚集。 聚沙成塔,积水成海。2019年,教育部宣布,我国已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高等教育体系,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48.1%,高等教育即将进入普及化阶段,这意味着将有一半以上适龄青年可以接受高等教育。在此背景下,新时代的希望工程如何转型,为新时代教育事业助力,是投身教育公益事业的人们共同思考的问题。 不久前,浙江省星创公益基金会执行理事长蒲宏昌再一次来到金寨县希望小学,这个四川人自打一年前接触了公益,便成了大别山的老朋友。他和校长江淮谈了很久,计划再挑选几个品学兼优但家庭困难的孩子参加第二批北京夏令营。上一批留守儿童在北京逛了故宫、吃了烤鸭,也看到了山外的世界,“而这一次我们想让陪伴更持久一点。” 如今,在一所所希望小学里,孩子们已经有了通过学习知识改变命运的机会,而蒲宏昌等公益者也同时期待,孩子们有追求自我、实现梦想的可能,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 今年二年级的杨子涵坐在金寨县希望小学明亮的教室里,目不转睛地看着课堂上播放的动画视频。刚刚结束网课复学的他,还在适应重返课堂的感觉,让他高兴的是,又可以和同学们一起奔跑在操场上。他期待,书法、象棋等各种兴趣课程能尽快恢复。 “小时候我去得最远的地方是县城,但现在学生的活动版图被大大扩展了,山里的孩子也有去过上海、北京的,还和城里的孩子一样有研学活动。”在金寨县希望小学毕业后又重返这里任教的徐俊峰,看着母校有了美术、音乐、体育、计算机等功能室,还组建了书法、美术、葫芦丝、摄影、足球、篮球等兴趣小组,并随着校园网络全覆盖、“班班通”全覆盖,一步步成长为现代化的智慧校园。 “随着软硬件跟进,希望小学发展将与城市学校并无二致。”金寨县希望小学校园一隅,有一方希望工程的雕塑,蓝色的心形海浪托起一轮红色太阳。校长江淮相信,太阳照耀之下,希望的巨浪会持续增长。(记者 周畅、吴慧珺、陈诺、刘方强) 原标题:希望小学今“而立” 值班主任:李欢

    社会新闻 2020-05-19 14:47:24
  • “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我院团支部主题团日活动,赴金寨革命老区

    为缅怀革命先烈,重温革命历史,4月16日,安徽省黄梅戏剧院团支部”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主题团日活动在金寨革命老区举行。我院组织共青团员赴金寨参观了金寨县红军纪念堂、金寨县革命博物馆等多个地方,使团员们接受了革命传统教育。 在讲解员精彩的话语中,看着一幅幅历史照片、一件件珍贵的文物,我们仿佛回到了那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的岁月–在整个参观过程中,我们不时被一件件珍贵的文物、一个个精彩的故事所吸引,深深地感染着我们每一位共青团成员– 活动结束后,安徽省黄梅戏剧院的全体团员青年们在金寨县红军广场上重温入团誓词,同时对金寨革命精神有了更深刻的认知与理解,并表示作为一名团员青年,在今后的学习和工作中,定将更加奋发有为,勇做走在时代前列的奋进者、开拓者、奉献者,为新时代改革开放贡献青春力量。

    黄梅戏 2019-04-18 00:10:59
  • 做大别山精神的传承者、践行者

    记安徽省六安市政协委员、金寨县政协常委, 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党组书记、局长胡遵远 黄冈热线讯:在大别山腹地金寨县,有这样一个人,他叫胡遵远,是安徽省六安市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党组书记、局长,金寨县红军历史研究会、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副会长,金寨县政协委员、常委、社会法制和文史委员会主任,他还是六安市党史教育宣讲团成员、政协委员、作协会员,也是安徽省作协会员。大家都习惯地称他为胡局长,他今年已经55岁了。 作为即将达到提前离岗年龄、即将退居二线的干部来说,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平稳过度、不再折腾”,可是胡局长却恰恰相反!他不断没有止步,反而越干越有劲、越干越振奋!刚刚过去的2017年,应该说,是胡局长工作最累、付出最多的一年。当然,也是他收获最大、事业最火的一年。 胡遵远在安徽省社会科学界第十二届(2017年度)学术年会上作交流发言 一年来,他潜心研究党史、专心撰写文章、致力党史宣传、倾力抓好工作,实现了单位与个人的“双丰收”、创造了职业与事业的“双辉煌”。一年来,在他的领导下,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紧紧围绕“迎接十九大、学习十九大、贯彻十九大”这条主线,紧密结合单位实际,精心谋划、突出重点、狠抓落实、持续推进,奏响红色主旋律、传承红色好基因,干成了一些大事、实事,也迎来了很多好事、喜事,始终在以崭新的面貌、良好的状态、优异的成绩,阔步迈进在新时代的新征程上。主要表现有这样几个方面: ——“敢闯敢试敢争先”,紧紧抓住建军90周年这一重要时间节点,精心组织、成功筹办了一场全国性的研讨会,即:由军事科学院、安徽省军区、安徽省委党史研究室和中共六安市委共同主办的“纪念建军90周年暨‘两源两地’理论研讨会”(“两源两地”系“金寨是中国革命的重要策源地、人民军队的重要发源地”的简称)。 ——“抢抓机遇做文章”,紧紧围绕刘邓大军千里挺进大别山70周年这一重要历史事件,组织开展了一系列纪念活动。 ——“集中精力办大事”,组织编纂了一套“红色金寨”系列文化丛书(共10册),完成了《党史二卷》、《红色金寨概览》、《金寨是人民军队的重要发源地》等书的撰稿任务,修订再版了《金寨革命史》、《燎原星火》《红色印迹》等书。 ——“痴心不改爬格子”,坚持不懈地、持续不断地推出了一大批宣传“红色金寨、红色历史、红色故事、红色人物”的重要文章。 ——“勇做时代事弄潮儿”,积极适应形势发展需要,深入开展一系列家风建设活动。同时,还广泛发动、千方百计地征集了一大批红军文物资料。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胡遵远的领导和同事都说,他是一个“拼命三郎”,他的成功凭的是实干、靠的是拼搏!他的成功秘诀是四句话:“三上”常思考,早晚勤写作,一心干事业,倾力著华章。 胡遵远与著名军旅作家徐贵祥在一起 “三上”常思考 胡局长的“三上”与古人所说的“三上”(马上、枕上、厕上)略有不同,他的“三上”主要是指床上、路上、车上。由于担负责任重、工作压力大,因此,胡局长的睡眠不好,不仅早晨起得早、晚上睡得晚,而且即使躺在床上,他也是在思考问题、研究工作。走在路上、坐在车上,亦是如此。他总是随身带着一支笔、一个小本本,瞬间的灵感、闪光的“火花”,他都会及时地记录下来、然后再深入地研究下去。他自己介绍说,他提出的推进重点工作的“六个一”制度,传承红色基因的“十个好”措施,加强党史军史研究、让红色文化助力脱贫攻坚的“四项原则、四个重点、十条措施”等,都是他在床上、路上、车上“想出来的”。 这里也不妨给大家介绍一下:“六个一”制度是指对重点工作实行“一月一安排”、“一月一通报”、“两月一交流”、“两月一评比”、“三月一展示”、“三月一奖励”。 传承红色基因的“十个好”是指“挖掘好”红色资源、“研究好”红色历史、“编纂好”红色书籍、“讲述好”红色故事、“传播好”红色声音、“开展好”红色教育、“展示好”红色文化、“宣传好”红色精神、“传承好”红色基因、“谱写好”红色新篇。 胡局长提出的加强党史军史研究、让红色文化助力脱贫攻坚的“四项原则”是:研究与开发并重,开发与利用并举,传承与弘扬同步、弘扬与教育齐抓。“四个重点”是:深入研究“两源两地”理论,深入研究红四方面军、红25军、红28军历史,深入研究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川陕革命根据地、豫陕革命根据地历史,深入研究大别山精神。“十条措施”是:聚焦主业主题,加快党史军史研究步伐;深入开展送红色基因“进学校、进军营、进乡村、进企业、进机关、进社区”活动;坚持不懈地、源源不断地撰写和发表宣传红色金寨的各类文章和文艺作品;广泛宣传、大力弘扬大别山精神;积极探索、大胆走出“开发红色文化、助力脱贫攻坚”的好路子、新路子等。 早晚勤写作 胡局长被同事们称为“红色传人”、“工作狂人”。笔者寻探了一下缘由,大家说:“红色传人”是从他的工作性质和工作业绩方面给他命名的,“工作狂人”是从他的工作态度和工作表现方面给他命名的。 金寨是中国革命的重要策源地、人民军队的重要发源地,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县、全国第二将军县,是红四方面军的主要发源地、红二十五军的直接诞生地、红二十八军的恢复重建地。红色基因积淀深厚,红色文化灿烂辉煌。 作为专门研究开发党史军史、红色文化的部门负责人,胡局长深感责任重大、任务艰巨。他觉得:唯有加班加点、加倍努力,唯有夙兴夜寐、夜以继日,才能不辱使命、不负众望。于是他便起早贪黑地、不分昼夜地在那挖掘红色资源、研究红色历史、撰写红色文章、传承红色基因。他不仅节假日不休息、周六周日常加班,而且每天都是从早干到晚、中午从来不打盹,每天的工作时间都在18小时以上,远远地超过了人们常说的“吃三睡五干十六”的标准。他通常是早上四、五点钟就起来看书写文章,当人们踏着晨光雨露去签到上班的时候,他早已工作了三、四个小时,相当于加了半天班。晚上,他几乎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不到十二点从来不休息,有时还会干到夜里一、两点,彻底不眠、通霄达旦也是常有的事。 胡遵远在和同事们一起清扫博物馆门前的积雪 一心干事业 胡局长常说:“我的父母不在了、孩子大了,家庭没有什么负担了,不把精力和时间放在工作和学习上,又能放到哪里去呢?”家中的事,他全部交给爱人负责,孩子的事全靠她自己努力,他自己的全部时间、全部精力几乎全部投入到工作中、研究中。他的同事介绍说,说出来大家也许不相信,但事实就是这样:胡局长没有“坐下来吃早餐”的习惯,总是匆匆忙忙地买上几个包子,边走边吃边思考。听说他曾因为一直在集中精力思考问题,因而不慎跌入路边的人工湖。在办公室,他几乎顾不上烧水、沏茶,经常喝的是白开水、凉开水。他的身体不好,前几年还住过院,一些好心的朋友,包括一些领导同志关心他,常常提醒他要注意身体健康、要注重劳逸结合。每当此时,他总是讪讪一笑,然后像是给人解释,又像是自言自语:“我马上就到了提前离岗的年龄,再不抓住这最后的时光,以后想干也干不成了。” 胡遵远被评为2017年度“十佳卓越作家” [!–nextpage–] 记安徽省六安市政协委员、金寨县政协常委, 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党组书记、局长胡遵远 黄冈热线讯:在大别山腹地金寨县,有这样一个人,他叫胡遵远,是安徽省六安市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党组书记、局长,金寨县红军历史研究会、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副会长,金寨县政协委员、常委、社会法制和文史委员会主任,他还是六安市党史教育宣讲团成员、政协委员、作协会员,也是安徽省作协会员。大家都习惯地称他为胡局长,他今年已经55岁了。 作为即将达到提前离岗年龄、即将退居二线的干部来说,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平稳过度、不再折腾”,可是胡局长却恰恰相反!他不断没有止步,反而越干越有劲、越干越振奋!刚刚过去的2017年,应该说,是胡局长工作最累、付出最多的一年。当然,也是他收获最大、事业最火的一年。 胡遵远在安徽省社会科学界第十二届(2017年度)学术年会上作交流发言 一年来,他潜心研究党史、专心撰写文章、致力党史宣传、倾力抓好工作,实现了单位与个人的“双丰收”、创造了职业与事业的“双辉煌”。一年来,在他的领导下,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紧紧围绕“迎接十九大、学习十九大、贯彻十九大”这条主线,紧密结合单位实际,精心谋划、突出重点、狠抓落实、持续推进,奏响红色主旋律、传承红色好基因,干成了一些大事、实事,也迎来了很多好事、喜事,始终在以崭新的面貌、良好的状态、优异的成绩,阔步迈进在新时代的新征程上。主要表现有这样几个方面: ——“敢闯敢试敢争先”,紧紧抓住建军90周年这一重要时间节点,精心组织、成功筹办了一场全国性的研讨会,即:由军事科学院、安徽省军区、安徽省委党史研究室和中共六安市委共同主办的“纪念建军90周年暨‘两源两地’理论研讨会”(“两源两地”系“金寨是中国革命的重要策源地、人民军队的重要发源地”的简称)。 ——“抢抓机遇做文章”,紧紧围绕刘邓大军千里挺进大别山70周年这一重要历史事件,组织开展了一系列纪念活动。 ——“集中精力办大事”,组织编纂了一套“红色金寨”系列文化丛书(共10册),完成了《党史二卷》、《红色金寨概览》、《金寨是人民军队的重要发源地》等书的撰稿任务,修订再版了《金寨革命史》、《燎原星火》《红色印迹》等书。 ——“痴心不改爬格子”,坚持不懈地、持续不断地推出了一大批宣传“红色金寨、红色历史、红色故事、红色人物”的重要文章。 ——“勇做时代事弄潮儿”,积极适应形势发展需要,深入开展一系列家风建设活动。同时,还广泛发动、千方百计地征集了一大批红军文物资料。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胡遵远的领导和同事都说,他是一个“拼命三郎”,他的成功凭的是实干、靠的是拼搏!他的成功秘诀是四句话:“三上”常思考,早晚勤写作,一心干事业,倾力著华章。 胡遵远与著名军旅作家徐贵祥在一起 “三上”常思考 胡局长的“三上”与古人所说的“三上”(马上、枕上、厕上)略有不同,他的“三上”主要是指床上、路上、车上。由于担负责任重、工作压力大,因此,胡局长的睡眠不好,不仅早晨起得早、晚上睡得晚,而且即使躺在床上,他也是在思考问题、研究工作。走在路上、坐在车上,亦是如此。他总是随身带着一支笔、一个小本本,瞬间的灵感、闪光的“火花”,他都会及时地记录下来、然后再深入地研究下去。他自己介绍说,他提出的推进重点工作的“六个一”制度,传承红色基因的“十个好”措施,加强党史军史研究、让红色文化助力脱贫攻坚的“四项原则、四个重点、十条措施”等,都是他在床上、路上、车上“想出来的”。 这里也不妨给大家介绍一下:“六个一”制度是指对重点工作实行“一月一安排”、“一月一通报”、“两月一交流”、“两月一评比”、“三月一展示”、“三月一奖励”。 传承红色基因的“十个好”是指“挖掘好”红色资源、“研究好”红色历史、“编纂好”红色书籍、“讲述好”红色故事、“传播好”红色声音、“开展好”红色教育、“展示好”红色文化、“宣传好”红色精神、“传承好”红色基因、“谱写好”红色新篇。 胡局长提出的加强党史军史研究、让红色文化助力脱贫攻坚的“四项原则”是:研究与开发并重,开发与利用并举,传承与弘扬同步、弘扬与教育齐抓。“四个重点”是:深入研究“两源两地”理论,深入研究红四方面军、红25军、红28军历史,深入研究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川陕革命根据地、豫陕革命根据地历史,深入研究大别山精神。“十条措施”是:聚焦主业主题,加快党史军史研究步伐;深入开展送红色基因“进学校、进军营、进乡村、进企业、进机关、进社区”活动;坚持不懈地、源源不断地撰写和发表宣传红色金寨的各类文章和文艺作品;广泛宣传、大力弘扬大别山精神;积极探索、大胆走出“开发红色文化、助力脱贫攻坚”的好路子、新路子等。 早晚勤写作 胡局长被同事们称为“红色传人”、“工作狂人”。笔者寻探了一下缘由,大家说:“红色传人”是从他的工作性质和工作业绩方面给他命名的,“工作狂人”是从他的工作态度和工作表现方面给他命名的。 金寨是中国革命的重要策源地、人民军队的重要发源地,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县、全国第二将军县,是红四方面军的主要发源地、红二十五军的直接诞生地、红二十八军的恢复重建地。红色基因积淀深厚,红色文化灿烂辉煌。 作为专门研究开发党史军史、红色文化的部门负责人,胡局长深感责任重大、任务艰巨。他觉得:唯有加班加点、加倍努力,唯有夙兴夜寐、夜以继日,才能不辱使命、不负众望。于是他便起早贪黑地、不分昼夜地在那挖掘红色资源、研究红色历史、撰写红色文章、传承红色基因。他不仅节假日不休息、周六周日常加班,而且每天都是从早干到晚、中午从来不打盹,每天的工作时间都在18小时以上,远远地超过了人们常说的“吃三睡五干十六”的标准。他通常是早上四、五点钟就起来看书写文章,当人们踏着晨光雨露去签到上班的时候,他早已工作了三、四个小时,相当于加了半天班。晚上,他几乎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不到十二点从来不休息,有时还会干到夜里一、两点,彻底不眠、通霄达旦也是常有的事。 胡遵远在和同事们一起清扫博物馆门前的积雪 一心干事业 胡局长常说:“我的父母不在了、孩子大了,家庭没有什么负担了,不把精力和时间放在工作和学习上,又能放到哪里去呢?”家中的事,他全部交给爱人负责,孩子的事全靠她自己努力,他自己的全部时间、全部精力几乎全部投入到工作中、研究中。他的同事介绍说,说出来大家也许不相信,但事实就是这样:胡局长没有“坐下来吃早餐”的习惯,总是匆匆忙忙地买上几个包子,边走边吃边思考。听说他曾因为一直在集中精力思考问题,因而不慎跌入路边的人工湖。在办公室,他几乎顾不上烧水、沏茶,经常喝的是白开水、凉开水。他的身体不好,前几年还住过院,一些好心的朋友,包括一些领导同志关心他,常常提醒他要注意身体健康、要注重劳逸结合。每当此时,他总是讪讪一笑,然后像是给人解释,又像是自言自语:“我马上就到了提前离岗的年龄,再不抓住这最后的时光,以后想干也干不成了。” 胡遵远被评为2017年度“十佳卓越作家” [!–nextpage–] 倾力著华章 只要汗水勤浇灌,幸福花儿遍地开。这话千真万确!2014年8月,为了集中精力干大事,中共金寨县委、金寨县人民政府决定把县委党史研究室、地方志办公室、档案局(馆)、博物馆四个单位整合在一起,组建成新的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并将长期从事文字和宣传工作的胡遵远选调到该局党组书记、局长这个位置上来。 几年来,在胡局长和他同事们的共同努力下,金寨县做大做响了一批红色文化品牌,如:金寨是中国革命的重要策源地、人民军队的重要发源地,金寨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县,等等;概括凝炼了一种伟大的精神,即:大别山精神(坚贞忠诚、牺牲奉献、一心为民、永跟党走);编纂出版了一批(近30册)红色文化丛书;撰写发表了一大批宣传红色金寨的各类文章;组织举办了一系列主题鲜明的纪念活动;成功营造了一种浓厚的“红色文化发展氛围”;广泛深入地开展了一系列送红色基因进学校、进军营、进社区、进乡村、进机关、进企业活动;精心打造了一批党史党性教育基地;广泛征集了一批红军文物资料。 这些得力之举、扎实工作,不仅使金寨的红色文化得到了空前的发展,让红色金寨热了起来、火了起来、靓了起来,而且使金寨的知名度、影响力大幅度提升,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市各级更加关心关注、支持帮助金寨,老区金寨随之焕发出光芒四射的活力和无穷无尽的魅力,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从四面八方纷至沓来! 在此促动下,金寨的经济发展迅速升温、项目建设快速起步、城乡面貌日新月异、人民生活逐渐好转,全县上下呈现出一派风生水起、欣欣向荣的喜人局面,红色文化的引领作用、动力作用、促进作用和带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人民群众早日脱贫致富的作用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凸现! 2017年,对于胡局长来说,是一个有苦有甜、有花有果、有付出有收获、有艰辛有快乐的年份。一年来,他除了在工作上、事业上取得了可喜成绩、长足进步之外,他还相继加入了六安市和安徽省两级作家协会,他的文章分别在“全国第二届(2017)长征精神研讨会暨纪念建军90周年学术论文和文学作品征文评比活动”中获特等奖,在“第二届中华杯全国文学创作大赛”中获特等奖、一等奖,在“纪念建军90周年暨‘两源两地’理论研讨会征文活动”中获一等奖,在“国学杯华人文学创作大赛”、“中华文艺全国文学创作大赛”、“全国首届微刊联盟杯原创文学大赛”中获一等奖。 据统计,2017年,胡局长一共写了200多篇宣传红色金寨的各类文章,其中120多篇分别发表在《军事史林》、《国防参考》等60多种公开发行的报刊上发表。胡局长还被有关机构授予全国“十大卓越作家”“最具影响力作家”“最具人气奖家”“中华文艺名人”“当代文学精英”“当代知名作家”“当代百强华语作家”“当代散文精英”等荣誉称号,被评为“六安市优秀政协委员”和“六安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此外,他还亲自撰写或主持编写了《幸福记忆》《红色金寨概览》《金寨红军与长征》《驰骋江淮逐鹿中原》《奋进》(第五、六、七集)等近10本红色文化书籍。 胡遵远在做红色家风报告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胡局长和他的同事们紧密结合县情实际,充分发挥金寨老区县、将军县的红色资源优势,组织人力、挖掘整理了一大批金寨籍老红军、老将军的红色家风故事。在此基础上,他主持编写了《金寨红色家风故事》宣讲稿,并应邀到六安市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家风建设大会、六安市理论中心组学习秘书暨哲学社会科学骨干培训会、六安市市直计生卫生系统党建业务培训班及金寨县党员领导干部党史教育暨家风建设专题报告会、十九大精神培训班,赴安徽省档案局、六安市政府办公室、市直机关工委、市档案局、市环保局、六安职业技术学院,做《金寨籍老红军、老将军的红色家风故事》、《金寨是中国革命的重要策源地、人民军队的重要发源地》等专题报告近20场,受到了大家的充分肯定。他所宣讲的30多个红色家风故事和撰写的《对“两源两地”理论的几点初步认识》不仅在全国60多家各级各类媒体上发表,还被近30家公开发行的CN以上报刊采用,特别是《对“两源两地”理论的几点初步认识》一文,既在“安徽省社会科学界第十二届(2017)学术年会征文”评比中获了奖,又在全省社会科学界2017年学术年会上作大会作了交流发言,受到了与会者的一致好评、产生了较好的影响。 听过胡局长的有关介绍后,笔者问:“胡局长,您做党史工作的最深感受是什么?”他回答说:“我们长年研究党史军史,更应该从中汲取丰富的营养和红色的基因,我们不但要研究传承、更要身体力行。特别是作为老区金寨的党史人,我们既要做大别山精神的研究者、传承者,更要做大别山精神的实践者、践行者!” 胡局长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作的。自担任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党组书记、局长以来,他就一门心思抓业务、聚精会神做研究,把辛勤的汗水洒在老区的这块红色大地上、把满腔的热情凝聚在干事创业上,把自己人生的成熟期、黄金期奉献给党史军史研究和红色基因传承这项伟大、光荣而又十分艰巨的事业。 (作者:淠水,系安徽省六安市《淠水文学》主编)

    大别山 2019-01-25 00:11:37
  • 黄冈罗田天堂寨(湖北天堂寨、天堂寨风景区)

    天堂寨介绍去湖北天堂寨的N大理由 理由1 气候温和,雨量充沛,温光同季,雨热同季。 理由2 天堂寨空气清新,气候宜人,是纳凉避暑,度假疗养,观光旅游,会务活动等的理想胜地。 理由3 丰富的历史资源,优美的名诗佳联,众多的古今英才,传奇的风云故事,神秘的遗址遗迹。 同程驴友这样评价湖北天堂寨 闹中取静,人不算多,住的便宜还干净,好! 风景很美,是休闲度假的好去处! 景区不错,环境也很好,不错的地方,很值得一去 湖北天堂寨详情 游玩景点湖北天堂寨 天堂寨——国家地质公园、国家森林公园、AAAA级风景名胜区。天堂寨海拔1729米,位于大别山湖北省罗田境内,与湖北英山县和安徽省金寨县接壤,北纬31度,东经115度。天堂寨古称“云山”、“多云山”,元朝后改名为“天堂寨”,旧时山顶筑有古寨。 游玩景点湖北天堂寨 天堂寨山石泉水云松瀑雾巧夺天工,四季景象无穷变幻,宛若“天堂”,天堂寨是大别山脉皇冠上璀璨的一颗明珠,“叠岗复涧,奇花异木,杂植其间”,如古人所云,“萧萧异人境,登视动神魄”。天堂寨常年降雨量1350mm,平均气温16.4℃。现有野生植物1487种,动物634种。 游玩景点湖北天堂寨 景区内有野猪、穿山甲、金钱豹、不衰猫、原麝、大小鲵、豺狼、野猪、水獭、长尾雉、珍珠黄羊等珍稀动植物资源,是中国七大基因库之一,是大别山脉*精华的景区。天堂寨属北亚热温暖湿润季节气候,具有典型的山地气候特征,气候温和,雨量充沛,温光同季,雨热同季。天堂寨空气清新,气候宜人;天堂寨素有“华山险,黄山秀”,山岳风光独特,尤以罗田这边*佳。游客可“一脚踏两省,两眼望(长)江淮(河)”。天堂寨风景区为国家4A级风景区,国家地质公园;是纳凉避暑,观光旅游,会务活动的理想胜地。 游玩景点湖北天堂寨 湖北省首条玻璃栈道在大别山罗田县天堂寨景区建成,并将于8月中旬正式对游客开放。这是我国继天门山、白石山、平谷天云山之后第四条,也是湖北省的一条玻璃栈道。 游玩景点湖北天堂寨 巍峨雄伟的老君峰,山峰下是茂密的丛林和潺潺流水的溪涧及清澈见底的水潭,“猴谷”果然名不虚传,有近30只猴子活动在这山谷之间。调皮可爱的猴子并不怕人,看见游客吃东西,它会上前乞讨。有三只淘气的小猴子,据说*小的才一个多月,还在吃妈妈奶哩。 游玩景点湖北天堂寨 邓小平听说天堂寨上有吊锅后,曾专程前来品尝,并赞道“天堂*锅,真的很不错”。如今,天堂寨吊锅已成为华中地区人人称道、人人向往的美食之一,不仅因其美味,更因为它的原生态:吊锅中肉尽是天堂寨上土猪肉,菜尽是农户自种农家菜,不曾施化肥、不曾喷农药。 湖北天堂寨温馨提示 开车行前预先规划旅游路线,充分了解交通路况。*好按照网友提供的成熟线路走,以免耽误时间。 自行开车进山旅游,须事先做好车辆保养,并留意旅途沿线的加油站的位置。离天堂寨5公里的河西畈有一个小型加油站。 登山前,应了解自己的健康状况,随时携带药物。 登山前特别要注意服装和鞋子,尽量要轻装上山,少带杂物,以减轻负荷;鞋子要选用球鞋、布鞋和旅游鞋等平底鞋,勿穿高跟鞋,以免造成登山不便和有碍安全;借助拐杖要注意选择长短、轻重合适与结实。 行前应注意气象预报,适时增减衣服。遇雨时,在山上不可用雨伞而要用雨披,以防山上风大。香格里拉山庄总台有一次性雨衣出售。 要做到观景不走路,走路不观景;照相时要特别注意安全,要选择能保障安全的地点和角度,尤其更要注意岩石有无风化。 注意自身旅游安全,勿擅自到未开放的旅游山区和危险山区游玩;尽量避免在无人管理的山地游玩;不在无救生人员管理的深潭、溪流水域游泳及戏水;注意并依照警告、禁止标志的规定进行旅游。 上山要注意林区防火,观光沿途不能吸烟。 爱护自然环境,不破坏景观资源;维护风景区环境整洁,不任意丢弃垃圾。 注意保管好自己钱物,防止丢失,尤其是照相机等常用之物更要注意别丢落。 天堂寨预订须知 开放时间:9:00-18:00特惠政策: A.免票政策:儿童身高1.3(含)米以下免费;70周(含)岁以上老年人凭有效证件免票(不含车票)。B.优惠政策:60(含)-70(不含)周岁之间老人凭老年证或身份证购景区优惠票(上述优惠政策,需到景区自行购买)。 温馨提示: ①门票两天有效,两天内可以游玩景区,没有游览完出景区可到大门检票口登记。②为保证取票、入园顺利,预订时请务必填写真实姓名、手机号码等信息。③另收费项目:a:索道:单上70元/人,单下60元/人,通票100元/人;b:天堂飞漂:50元/人;c:玻璃弹道、观光电梯。

    黄冈旅游 2019-01-24 16:40:37
sareefuck redwap.xyz tamanna hot scene
xnxx video downlod desipornx.mobi secret cam sex videos
sex telugu com dirtyindianporn.info pakistanidesisex
indian pornpics onlyindianporn.me nude trisha
olx thanjavur sobazo.com blazer for men
www indian anti sex onlyindian.net www.yo-movie.com
auntysexvedios fuckindiantube.mobi indian sex videos online
desi video sax rajwap.tv latest sunny leone
xnxx telugu .com newindiantube.mobi sex rajsthan
wife forced porn originalhindiporn.mobi rafe sex
punjabi sexyvideo justindianporn.me brezzer male
priyanka chopra open sex photo hotmoza.tv sex movis hindi
hentaiporn net hentai.name pokimon hentai
kannada sex kompoz2.com nayanthara sex video tamil
milky boob suck desixxxtube.org ted 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