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黄冈教育

杨东平|创新:让教育回归本质

2019年6月15日,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主办、澳门同济慈善会和2345.com战略合作的第三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在深圳市中小学艺术教育基地、深圳市第二高级中学举办。

会上,21世纪教育研究院杨东平院长通过全球几个教育创新案例带领与会嘉宾再次思考一个教育的本源问题——什么是好的教育,什么是理想的教育?什么是发生在教育实践中的教育创新?他提出疑问:“全球范围的教育创新竞争已经开始,教育正在换频道和赛场,我们在哪里?”

以下为演讲全文

▲杨东平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

各位好,很高兴和大家做一个关于教育创新的分享。

教育创新是当前最时髦的一个话题。有一个说法:中国教育创新最活跃的地方在哪里?就在各种教育大会、论坛和PPT里,包括我们今天。而实际上在越来越喧嚣的教育生活当中,我们离真正的教育离我们的理想可能渐行渐远。我们应该思考什么是好的教育,什么是理想的教育。

我想起我30年以前读过的一本书的序言,里面有这么一段话:“教育学的基本问题是古今相似的:什么是好的教育?应当如何教如何学?”问题是后面还有一句,“但是,人们对后者的关注往往模糊了前者。”我非常奇怪,这么多年来我始终记得这段话。的确,我们看每年成千上万个论坛,有几个关注教育的本质,关注什么是好的教育?

什么是理想的教育?

2018年12月31日罗振宇的跨年演讲在深圳电视台播出。四个小时的跨年演讲最后突然谈到了教育主题,并介绍了中国最好的学校——四川省广元市利州区范家小学。他说这可能是中国最好的学校:48个学生绝大多数都是留守儿童,而且大多数都生活在困境家庭;父母离异、病残等等,但是这所学校给学生提供了宽容、友爱的健康成长环境。所以在调研这个学校以后,看到这些孩子即便是生活在困境中,他们的阳光乐观自信在其他学校的学生身上也是很少看到的。这是它当选为最好学校的理由。

我知道很多人不服气,因为他们心目中最好的学校一定是在北京上海名牌学校,他们会问这些孩子真的有未来吗?考得上清华北大吗?让我们来看看范家小学的办学目标:办美丽乡村学校,育阳光自信少年,要求学生有阅读的爱好,能写一手漂亮的字,能流利地朗读,能当众表达自己的想法,保持积极向上的态度,形成爱清洁的卫生习惯,有两项体育爱好,一项艺术爱好,课业发展良好。课业发展是最后的目标,当然课业也发展得很好。

关于什么是好的教育?我们回去看一百年前杜威的目光。1919年杜威来到中国的时候,把“以儿童为中心,为生活做准备的教育”这个概念带到中国。为生活做准备的教育,是为升学做准备的教育的一种矫正,使西方教育由传统进入了现代。

关于什么是好的教育,什么是教育的本质,我想介绍另外一个故事,在肯尼亚首都一个全世界最大的贫民窟有一个从美国回来的芭蕾舞演员,每个星期三下午给当地的青年举办一所免费的芭蕾舞学校,她坚持了很多年。这些贫民窟的儿童,都有自己的理想,有的想当医生、演员、教师、有的想当科学家,结果大家可以想像,没有一个人实现他们理想,但是他也没有一个人吸毒、贩毒、卖淫……他们走上了自己的健康人生。这就是基础教育的力量。

改变对教育创新的认识

就我个人而言,我对教育创新重新认识是在卡塔尔参加世界教育峰会(WISE)的时候。我发现他们的获奖项目全部是关注全世界最落后最贫困的地区的教育,包括战乱中的国家,包括难民营中的教育,跟我们讲创新好像是不一样的,他们历年颁的奖项几乎都是为贫困地区教育做出贡献的人,包括2015年的时候阿富汗的雅库比博士,她在美国获得医学博士的身份,并且已经在美国定居了。

当她的祖国沦陷,她回到阿富汗的难民营把她父母接到美国以后,重新回到阿富汗,在塔利班的枪口下开始帮助女童的教育,坚持了十几年。最后她发展的学习营发展到六千多个,整体改变了阿富汗的教育面貌,她获得了这个殊荣。我一直觉得WISE应该叫做教育公平大会,他们也提出这个口号,叫做“通过教育创新促进教育公平”。

2013年的获奖者就是哥伦比亚新学校项目发起人Vicky Colbert,她也是在美国接受了优良的教育,在70年代中期开始普及贫困山区的小学教育。她说在哥伦比亚存在着有70%学校,只有100人以下的学生,他们被称之为看不见的学校,看不见的学生,没有人关注到他们。

20天前我们刚从哥伦比亚访问回来,去拜访这些学校,她带给这些学生完全不一样的生命。用最简单的话来说就是实施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为生活而教,重视学生的非认知能力的培养。

还是有人怀疑这有用吗?能考上大学吗?谁也不知道。10天以前中国刚刚结束了今年的盛大高考,1031万学生,在这些学生当中只有不到千分之一的人能上清华北大,只有1.5%的人能上985高校,我们要问一个问题,难道我们规模庞大的基础教育就是为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人服务吗?事实上每年到这个季节,对应试教育的讴歌就会上一个台阶,而且说得难听一些,越来越离谱,越来越残酷,这些学生真的有未来吗?

中国基础教育仍面临挑战

因此,如何评价中国的基础教育成为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中国在2009年和2012年的PISA测试当中世界第一,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当时在2009年的时候中国因为第一次参加测试心里没有底,有十个城市参加,九个城市是陪练,成绩最差是贵州,贵州差到什么程度?数学成绩跟美国相当,所以中国人放心了。

2012年PISA测试上海获得另外一个世界第一——学业负担世界第一,比同处于PISA第一梯队其他的东亚国家,比如说日本、韩国,比韩国的学习时间长度要高一倍,比日本要多三分之二。所以中国的其他结果就是中国学生学习时间最长,学习效率是非常低,而且学生的合作精神、解决问题的能力比较差,还有成绩越优秀的人越不愿意当教师。

2015年的PISA数据提供了卓越和公平教育的对比结果,中国是在左上角红的部分,因为2015年是北京、上海、广东、江苏四省连队参加测试,总分从前两次的第一降到了第十名。

关于PISA中的教育公平,右上角包括日本、韩国、芬兰这些国家,高分教育很均衡;左上角是高分但是教育不公平很严重,中国处于这个状态。右边的表也是PISA2015年测试的数据,可以看到中国的学校,学校差距和学生家庭社会背景的差距造成的影响高于世界的平均值,也高于美国和其他国家。

今天中国的基础教育仍然沦陷在应试教育的泥泞中无法自拔,也就是说中小学生的生存状态是非常令人担忧的,包括非常高的自杀率,尽管我们不公布。源远流长的状元文化不断地被赋予新意,但是我个人更推崇一句话,“无论学霸学渣其实都是学奴”。也就是北辰青年宋超所说的,他们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学习自己想要干什么,就是为了考高分上名校。

为生活重塑教育

杜威说“教育不只是为将来的生活做准备,教育就是生活本身。如果我们还在用过去的方式教今天的孩子,就是在剥夺他们的未来。”我们总是以为用最残酷的应试教育拼时间的方法就能够为孩子创造一个美好未来,其实这是要画一个巨大的问号。

关于好的教育,它的理念我们也不缺,我们可以简单地给它概括一些:善待儿童、使儿童免于恐惧,能够保障儿童睡眠和儿童的教育;为大多数人的教育,而不是面向少数重点学校、优势阶层的教育;能够增进个人和社区福祉的教育;培养勤劳、善良、有正义感,能够自食其力并服务社会的合格公民;培养具有自我发展能力、创业精神的终身学习者,而不是会迅速过时的“考试机器”。这些理念我相信大家都会同意,关键是要行动,要去改变,刚刚四位创变者都已经在身体力行做出有效的改变。

在云南景颇族山寨的教育公益组织“榕树根” 也是一个创变机构。他们成功打造一种面向景颇山寨青少年的职业教育,使他们获得生存发展的能力,走出毒品和贫困的恶性循环。

还有一个大山顶上的未来学校——贵州正安县田字格兴隆实验学校。这个学校每个星期有一场学生的议会,讨论各种学生的提案。在这个现场,我们感受不到他们是留守儿童、农村的孩子。我们参加的那个下午,学生们一共讨论了五个议题。第五个议题是“五年级的学生究竟需不需要再买新的校服”,学生说“我觉得很应该买”,其他同学问是什么原因,他回答说因为校服有点好看。

思考未来教育的维度

所以我们说什么样的人能够真正赢得未来?我们要具有对未来教育的想象力,要具有对创新教育的想象力。因为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我们,还有机器人。

库克说,我不担心机器会像人一样思考,而担心人像机器一样思考。我们要思考没有作业,不考试的芬兰,为什么教育世界第一?丹麦在强大的科技竞争的压力下,仍然坚持儿童以玩为主,在玩中学;在美国,创新教育也发展得非常活跃,变革深入到体制层面,美国公办学校的改革、特许学校制度正在世界各国扩张,英国的自由学校,台湾的实验教育都是类似的方法,就是把一定比例的公办学校用带进行创新型的改革。韩国提出幸福教育的目标,实行初中自由学年制,高中多样化发展和革新学校。中国的改革层面,国家的层面主要是推进素质教育,新课程改革和高考制度改革,民间的教育创新也非常活跃,包括创新型的小微学校等。

所以,一场真正的教育竞争已经开始,我们在哪里?教育正在换频道和赛场,我们在哪里?我们能够胜出吗?让我们共同努力,谢谢大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黄冈热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0713.com/94726.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