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黄冈热线首页
  2. 资讯
  3. 实时热点

蔡澈个人资料简介 德国奔驰总裁蔡澈退休工资为何拿这么高每天3.3万

5月22日,奔驰总裁蔡澈退休,每天可领退休金4250欧元(约3.3万元),即每年155万欧元(约1195.8万元),差不多一年可在北京买一套200平米的住宅。

德国当地时间5月22日,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蔡澈结束了在戴姆勒集团42年的职业生涯。同时,49岁的研发负责人康林松接替蔡澈,成为下一任戴姆勒集团董事会主席及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任期五年。在一个时代的谢幕同时也迎来了一个新时代。

蔡澈个人资料简介 德国奔驰总裁蔡澈退休工资为什么拿这么高每天3.3万

拯救戴姆勒于危难之间

蔡澈1953年出生于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从1976年毕业后进入奔驰,到如今担任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66岁的蔡澈已经为奔驰工作了40多年,而这其中有长达13年的时间身居集团最高领导人的高位。

值得一提的是,蔡澈正式“掌舵”戴姆勒可谓是受命于危难之际。彼时,奔驰不仅从全球豪华车销量冠军的宝座上滑落,被宝马超越,同时戴姆勒与克莱斯勒的合作也陷入了泥潭。在上任之后,蔡澈曾试图拯救克莱斯勒的颓势,但当时的全球经济衰退趋势已初显。最终,蔡澈还是选择了出售克莱斯勒的股份。

尽管下定决心出售克莱斯勒的股份,但由于股权与业务分拆包含了大量且复杂的细致工作,戴姆勒共花了两年的时间于2009年完全售出了剩余股权,最终结束了与克莱斯勒的合作,而此举也最终帮助戴姆勒走出了流动资金困境和股价危机。

在与克莱斯勒正式分手后,蔡澈又将工作重点转移到了拯救奔驰全球销量的窘境中去。在蔡澈的“驾驭”下,奔驰凭借S级、C级、E级和一系列SUV产品的的不断推出、年轻化战略的转型、出售在其他业务领域投资的股票,以及理顺与中国市场合作伙伴的关系、调整市场定价和营销策略等一系列动作,在全球市场重整旗鼓。

蔡澈个人资料简介 德国奔驰总裁蔡澈退休工资为什么拿这么高每天3.3万

最终在2016年,奔驰全球销量达到208.39万辆,11年后重回全球豪华车销量冠军宝座,而蔡澈为了完成这一目标,用了整整十年。

当奔驰在全球市场恢复“元气”并重夺销冠的过程中,中国市场的贡献可谓居功至伟。数据显示,奔驰2005年在华全年累计销量为1.15万辆,而在今年4月份,仅奔驰GLC这一车型就售出1.18万辆。目前,奔驰在华年销量已突破60万,而在蔡澈执掌的13年时间里,奔驰在华市场增长了近32倍。

对于中国市场的优异表现,蔡澈曾表示:“在竞争如此激烈的市场环境中,我们依然每月都保持着领先的竞争优势,并连续摘取全球高档汽车品牌销量桂冠,这要特别归功于我们在中国市场的双位数增长,以及多款备受全球新老客户青睐的新车型陆续推出。”

目前,奔驰共有5款国产车型。其中,C级、E级、GLC均为销量担当,从今年前4个月的累计销量来看,这3款车都各自霸占了各自细分领域的榜首。此外,奔驰还推出了“中国制造、专属中国”的发展战略,其在去年还推出了专为中国市场开发的全新长轴距A级轿车,在进一步完善细分市场的同时,也展现了向“年轻化”转变的一面。

除了产品之外,奔驰还与时俱进地引入了Mercedes me全新服务子品牌。奔驰方面介绍到,Mercedes me能够满足数字化时代消费者对出行服务的需求,其是这一种文化营销的新尝试。目前,Mercedes me体验店已经在北京、上海、成都等地开设。其中,北京的三里屯Mercedes me体验店还承办了长轴距A级轿车的首发仪式。

在蔡澈看来,中国已成了奔驰的“第二故乡”,而在谈及在此故乡所取得的成绩时,蔡澈曾谦逊地表示,这些年不敢说做对了所有的事,但主要是把基础打好,如质量、设计、燃油经济性、舒适度、高效率的经销商网络,以及做好品牌。但现在还不能骄傲,应该是水到渠成,即困难时坚持信念,顺利时更加谨慎。

“后蔡澈时代”的挑战

不可否认,在燃油车时代,在奔驰与宝马和奥迪的霸主争夺战中,蔡澈交上了一份沉甸甸、金灿灿的成绩单。但与此同时,蔡澈在离任之际,全球车市处于下行态势,戴姆勒销量也开始出现下滑,在全球车市处于转型的关键路口,戴姆勒也还有着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而这也给了蔡澈的继任者康林松不小的压力和挑战。

最新财报数据显示,戴姆勒2019年一季度净利润为21.5亿欧元,同比2018年下滑了9%,息税前利润降至28亿欧元,相比2018年第一季度的33.5亿欧元同比下滑了16%,而第一季度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是旗下业务部门车型奔驰全球销量下滑。据悉,奔驰在全球一季度的销量为555312辆,同比下降7%。

其实蔡澈也看到了此问题,其曾表示:“我们正处于经济放缓的阶段,前面有许多艰巨的任务,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研发成本飙升,一季度利润下滑之后,梅赛德斯需要找到一种方法来提升利润率。”

与此同时,戴姆勒在研发成本上也背负巨大压力。此前,蔡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开发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开支,已导致梅赛德斯-奔驰乘用车的研发成本从4年前的约80亿欧元升至140亿欧元(合157亿美元)。

面对研发成本上的压力,蔡澈在5月22日举行的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我们不能也不会满足于目前的盈利水平。一切成本都在接受审查:固定和可变成本、材料和人员成本、投资项目、垂直整合和产品范围成本等。”此外,近几个月以来,继任者康林松一直致力于一项名为“Move”的成本削减计划,预计将在今年夏季完成。戴姆勒公司中央系统管理成本将削减约20%,并将增加数十亿欧元的效率潜力作为目标。

除此之外,在奔驰全球最大单一市场的中国,康林松也要面临众多难题。首先,中国的汽车销量已经连续10个月放缓。乘联会数据显示,4月份国内狭义乘用车市场销量达150.8万辆,同比下降16.9%,环比下降13.8%;1-4月累计销量达659.5万辆,同比下降11.9%。在此大环境下,销量预期不容乐观。

其次,在进入2019年后,奔驰接连发生包括西安“奔驰车主因车辆漏油哭诉维权”在内的多起维权事件。在这些事件发生后,奔驰被指高利润却没有高服务,在产品质量方面,奔驰也被质疑品控问题堪忧,而康林松在上任后,如何扭转奔驰对中国消费者产生的负面影响将对其带来不小的挑战。

此外,“中国通”倪恺将于今年9月1日正式卸任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一职,而其是驱使奔驰在中国快速发展的重要角色。在倪恺卸任后,其接替者杨铭能否稳固倪凯时代的销量数据还有待时间检验。同时,康林松和杨铭之间的磨合能否产生良好的化学效果也是值得关注的一点。

再者,近来北汽集团正寻求入股戴姆勒的消息也是传得沸沸扬扬。对于戴姆勒而言,如何在中国市场平衡北汽、比亚迪、吉利这三个合作伙伴的利益将会是康松林面临的另一大难题。值得一提的是,蔡澈在卸任董事会主席和总裁一职后将担任戴姆勒监事会主席,并对戴姆勒集团和奔驰汽车未来业务发展的战略规划提出关键性意见,这也就意味着蔡澈对戴姆勒的影响并没有就此终结,而这对于康松林来说很难说是好是坏。

13年前,蔡澈临危受命,其用了十年的时间使奔驰重回销量冠军宝座。而对于奔驰而言,蔡澈称得上是功臣,而从这位功臣手中接过帅印,康松林面临的压力也不会小于当年的蔡澈,其未来会将戴姆勒驶向何方,我们拭目以待。

© 本文版权归趣闻趣事网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源网站编辑或作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黄冈热线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0713.com/61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