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奕军怎么样 ?沈奕树

最佳答案

《映山红的故事》作者:沈奕军老红军走了,埋在后山,他的坟旁全部是映山红,有的说那是牺牲的红军变得,有的说那是他的女儿,不管人们怎么说,那些映山红到了春天仍然会开放,红红的花朵,从远处看真像一面党旗,在风中迎风飘扬,让人浮想联翩,关于那次战争,到底牺牲了多少红军,人们不清楚;那位老红军的女儿是被日本鬼子抓走了,还是真的牺牲了,也没有人知道,只是大伙说,那位老红军始终没有离开过山区,直到那天被乡亲们发现。1942年的冬天,老红军在一次战役中负伤,失去了右手,组织决定将老红军安排在这里,开始老红军不愿离开部队,可是组织既然安排了,他只有服从。那是个寒风呼啸的日子,老红军的伤还没有愈合,当天从村口来了一支红军,很少,看上去很疲劳,到达村里后,迅速组织群众转移,刚把群众隐蔽好,战争就打响了,那是一次激烈的战争,从战争开始到结束,持续了整整一天一夜,枪声,炮声没有断过,如果不是负伤,老红军一定会参与到战役中,他说那时他的整个神经都沸腾了,可是手上的伤导致他不能拿枪,又因为在战役中腿受伤,腿脚不便只能呆在山洞,心里就希望战争早点结束。他太恨日本鬼子了,就是因为这群禽兽,害的他家破人亡,他是条汉子,铁骨铮铮的汉子,用他的话说他一生最多的是仇恨,最少的是泪水,他哭过三次,一次是两岁的女儿被日本鬼子屠杀,他哭了,那时他就站在山头,日本鬼子为了逼迫他妻子说出红军的下落,用刺刀刺进女儿的身体,那一刻他真的想跳出来与这群禽兽拼了,可是他没有,他把牙齿咬的咯咯的,手中的枪早就愤怒的想扳动扳机,可是为了保证乡村们的安全,为了大家的安危,他强忍住泪水,他用行动履行着一个党员的职责,最后他忍下这笔血债,可是却没有忍住泪水;还有一次流泪,是他入党的那刻,当举起右手,他流下了泪水,后来他说那是喜悦,为了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做过多次努力,当努力变成现实,他心中无数的话语都化成了沉默,变成了泪水。这次战役的结果让老红军和村民都没有料到,三十几个红军战士全部牺牲,一千多个日本鬼子也全部被消灭,这不仅是肉搏战,更是一场智慧和毅力支撑的战役。老红军看着牺牲的战士们痛心疾首,恨自己为什么不参与到战争中,看着战士们的尸体,他强忍住泪水,号召乡亲们清理战场,他们把战士们埋在后山,把日本鬼子埋在北坡。后山住的是老红军和村民,就在清理最后一个战士时,战士的姿势引起了老红军的注意,是俯卧式倒下的,按倒下的位置是不可能这样的,红军们都是前面中弹的,再说后面是绝壁,敌人是不可能突袭的,就在老红军整理战士的衣物时,发现战士的怀里竟然有个孩子,孩子的嘴里满是鲜血,开始乡亲们以为孩子死了,再一摸是热的,抱出来一看孩子竟笑了,这时老红军感到特别熟悉,发现孩子的手上拿了一包种子,经过辨认是映山红,老红军就以此把孩子叫成了“红娃”,接着看了看那位战士的怀里,除了鲜血没有发现其它什么,就这样老红军把红娃养了下来,把那包映山红种子种在了后山,撒在战士们的周围,第二年春天有好多映山红开的特别鲜艳,红红的。随着时间的蔓延,红娃逐渐的长大,在成长的过程中,红娃已逐渐成人,而后山则是她童年最爱去的地方,红娃把老红军叫成“阿爸”,父女俩相依为命,与乡亲们静静的守候着这个地方,因照顾红娃,又与组织脱节,老红军就渐渐的与大部队失去了联系,看着残缺的右手,他清楚枪是抗不成了,后来听说解放了,新中国成立了,首都在北京,那是他最难忘的,听到这个消息时已经是1949年12月份了,山村偏僻,消息的来源尽管来得缓慢,但足以振奋人心,后来他联系上组织,他的党员身份才被确立。红娃后来识了字,在15岁时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是红娃自己决定的,也是老红军所希望看到的,她的介绍人不是别人就是她阿爸。红娃由于声音特别清脆,音质特别好,后来加入文工团,在一次下乡演出时,突降大雨,红娃为救一名孩子,被洪水冲走,后来在下游五六公里才找到尸体,消息传到老红军耳里时,老红军很沉默,红娃的尸体运回村子的时候,天气阴沉沉的,好像红娃的死惹怒了天公,老红军表现的异常沉默,他走近红娃的旁边,看了看,叫了几声红娃就晕倒了。按照老红军的想法,红娃就葬在后山,下葬的那天,所有的乡亲们都哭了,那天正好是冬天,鹅毛大雪疯狂的下着,很快就将红娃淹没在雪海中。后来,部队追封红娃为优秀共产党员,老红军捧着这份荣誉,又一次流下泪水。第二年,满山的映山红让后山成了红色的海洋,村民们说那是战士们的鲜血,有的说是小红,只有老红军静静的站在战士们和小红的墓前,拿出部队给予小红的荣誉,优秀共产党员,坐了很久,说了很多话,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几年后,后山又多了一座坟墓,紧靠着小红,旁边是战士们……..再后来,有位老师每年都带着几百名学生,到后山对着战士,老红军和小红默哀,并给这些学生讲《映山红的故事》,讲这里发生的战役和这些共产党员的故事。作者简介:1985年生,喜好文学,现居平利。有文学作品创见于《中国文化报》《散文选刊》《诗林》《文学少年》《诗潮》《鸭绿江》《星星》《陕西文学界》《浙江作家》《辽河》《文学与人生》《飞天》《山东文学》《岁月》《草原》(下半月)《语文报.高中版》《江门文艺》等几十种报刊杂志,有作品被多种选本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