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黄冈热线首页
  2. 乐活
  3. 实时热点

为什么儿科医生现在这么少?

活儿累,不好干,待遇差。


儿科医生、麻醉医生和急诊医生特别稀缺,他(她)们连轴转过劳死成为常态。

一名儿科医生不仅要面对形形色色的患孩,还要照顾一波接着一波的病人家属。孩子哭闹有各种原因,饿了哭,饱了哭;撒尿哭拉稀还是哭。

家属没有经验有些茫然失措。一个患孩高热输液,哭闹不止后睡着了,突然醒来有些惊吓,病属没有冷静跟着大喊大叫:“医生!抢救!”热已经退下来了,又不是高热抽搐。这样过度敏感更会吓坏宝宝的。

前几天就是小小的感冒,现在咳嗽特别厉害,医生说是支气管肺炎,一个小小的感冒说得那么严重……小孩病情变化很大,此一时彼一时都不一样啊!

病人特别多,医生特别少。咋办呢?培养一名合格的儿科医生没有20年时间根本不可能,任意打骂砍杀啊!

当第一线医护人员都稀缺的时候,儿科医生更不例外。有的因为特别忙特别累而放弃,有的干脆逃离临床第一线,有的因为“贪生怕死”为了保命果断改行。

医疗环境恶劣,医患关系紧张,凶残的医闹和邪恶的医赖、心情不好砍刀乱舞的医暴猖獗,让医护人员只能越来越少了。


“快乐的小大夫”为您解答。欢喜关注

为什么儿科医生现在这么少?

又快到毕业的时间了,在我们科室轮转的研究生经常去招聘会,每次他们回来的时候,我都会问一问怎么样,有没有相中的地方啊?

多数时候的回答是:我相中的地方没有相中我,相中我的地方我们有相中。但是有几个科室的研究生,那个医院都要。其中就有儿科,但是没有儿科的研究生去报。因为儿科的研究生太少了,来一个所有医院都抢着要。

从中我们能看到,所有的医院都却儿科大夫,而学儿科专业的研究生却很少。

这种状况不仅是现在会这样,以后依然会。

作为医生,我们那时候选择专业的标准是自己喜欢,有挑战性,比如男的喜欢外科,特别是脑外心外的专业都是大家喜欢人多的专业。女的喜欢心内神内的专业。

现在学医的人选择专业的标准,风险小,效益好的专业,男的选择乳腺外科,泌尿外科等,女的选择肿瘤内科,内分泌科等。

但是作为儿科来说,效益不好不说,风险还大。

一般儿科医生收入不高,因为儿科患者用药剂量小,限制多,科室收入少,那么现在的和效益挂钩的体制来说,收入自然少。但是风险却很大的,儿科患者用药复杂讲究多,同时每个家庭的孩子都是宝贝,往往一言不合就动手,医生压力大风险高。

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现在学生都很现实,越来越少的人选择儿科了,老医生退休,新医生没有,自然越来越少。

如果医疗环境无法改善,特别是儿科医生的,儿科医生的收入上不去,这种儿科医生少的现象无法改变。

“快乐的小大夫”每天为您推送健康医学知识,分享病例,不要忘记点击右上角关注呦!


现在还在当儿科医生的人是活雷锋!严重亏损、高风险、累死人有谁去呢?


单身的多了,小孩子少了吧!


因为生孩子的少了。


1、沟通困难。大部分小儿无法准确表达症状

或不舒服的具体描述。在初诊疾病时,比之成人,收集疾病信息较难,沟通效率较低。

2、家中的宝贝。一个小孩生病,全家围着转。嗯,在医院,就是围着医生转。宝宝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家人都如临大敌,会逮着医生不放。有些轻症疾病,已经反复解释了,需要等待病程转归有个过程,家人还是不放心。所以,儿科医生需要巨大的耐心。

3、收入在医生整体水平中不算高。很多儿科医生一般一周工作6天,遇到节假日值班就没休息了。他们也是人,需要正常的生活。


儿科医生现在这么少有以下几点原因:

一、小儿科高风险。小儿病变化快,小儿又是家庭的重要守护目标,在目前医患关系下,小儿科医生早已成为高危职业。

二、小儿科医生紧张度太高、太劳累、自由时间欠缺。大家也不愿将这样的工作当作终生的工作。

三、长期以来,小儿科医生的劳动报酬在医院里是最低的,谁愿意干出力不讨好的工作。

四、医学院校小儿科专业培训专业较为稀缺。

五、医疗机构中小儿科经济效益较差,但惹事不少,也不愿设立小儿科。当然小儿科专业人士就业岗位也就少了。

六、小儿科学习的难度较大,许多从医者知难而退。


儿科医生在国内收入低、职业环境差、风险大、没休息、付出与获得差距太大……这样的大环境愿意从事儿科的人只会越来越少……


因为每当有了各种负面事情后,儿科医生总会受到各种谴责,甚至威胁。

每个儿科医生,都要时刻做好被患儿家属打骂的准备。

并且,在层出不穷的医闹事件背后,有大批的网络暴民在大声叫好,集体谴责他们。

大家的谴责,让儿科医生成为了一个吃力不讨好的职业,逼着他们承担,那些不该承担的风险。

据调查,34%的儿科医生,在两年内有辞职计划,23%的儿科医生不确定。基层医院儿科医生,选择两年内辞职的比例达到了41%。

并且,现在的年轻医学生,都不愿到儿科做医生。

每年中国有80万医科生毕业,成为医生的有2.2万人,而成为儿科医生的只有300多人。

每当有错误发生,如果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找出与这个错误关系最大的人,并且去谴责他,没有人去思考现实的复杂性,意识到很可能错误并非人为,而是系统的缺陷、制度的问题、或其他种种原因。

那么,我们就无法把错误当成学习的机会,没有动力去调查事故的真相了。

并且,我们的谴责,很容易让这些从业人员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甚至让他们在压力下崩溃。

这种事件的当事人被称为“第二受害者”。相关研究表明,从业人员会被悲伤、恐惧、痛苦、内疚和抑郁等情绪所困扰。

这种谴责带来的最可怕的影响,就是让大批的从业人员选择离开,留下来的人不得不承担更多的工作,一切变得更加艰难。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黄冈热线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0713.com/2809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