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黄冈热线首页
  2. 乐活
  3. 实时热点

雍正王朝:年羹尧受封雍正说“自古异姓封王都没好下场”是何意?

雍正王朝》不管是不是真的历史,但是,却在观众中起到了很大的影响,中国近代史,都比较熟悉,到了具体的细枝末节,还是有很多盲点,这部电视剧,情景再现,让观众震撼。清朝的辉煌,真的离不开雍正王的勤勉为政,也见识了宫廷的斗争,是刀光剑影,险象环生。都以为宫廷内,是帝王一家,不会有激烈的争斗,其实不然,斗争相当残酷,真正理解了“凶险帝王家!”

雍正王朝:年羹尧受封雍正说“自古异姓封王都没好下场”是何意?

年羹尧是汉民,当初在四王爷家当奴才,鞍前马后,尽职效命,深得四王爷信任,为四王爷谋取帝位,出了不少力。因此,得到雍正的器重,雍正年间,被封为大将,统领几十万大军镇守西北,一举剿灭罗卜藏干僧匪徒,称为常胜大将军。

雍正王朝:年羹尧受封雍正说“自古异姓封王都没好下场”是何意?

自然受到雍正帝的赏封,成为“异姓王”。雍正在受封仪式上说这句话:“自古异姓封王都没好下场!”就是要提醒年羹尧,异姓王来之不易,很多人看着呢!如果太过张扬,没有好下场。

雍正王朝:年羹尧受封雍正说“自古异姓封王都没好下场”是何意?

总之,这里雍正王是看到年羹尧飞扬跋扈,不可一世,在民间、在官场树敌太多,对待皇帝、王爷也有失恭敬。碍于是自己的门人,不得不提拔重用他,但是,如果不听指挥照样治罪于他,满人对待汉人一向敌视和不信任。话不能明说,你要好自为之。

雍正王朝:年羹尧受封雍正说“自古异姓封王都没好下场”是何意?


当年羹尧在青海将叛军罗布赞旦增团团围住的时候,他跟雍正皇帝的博弈又上升到另一个层次,这个博弈比抬旗,比陕甘总督更有野心,或许,在年羹尧的心里,有与雍正共享天下的狂野。

雍正王朝:年羹尧受封雍正说“自古异姓封王都没好下场”是何意?

久而不决,年羹尧可能就在等待这样的机会,只是,他还不知道应该怎么操作罢了。直接提出来,他会戴上一顶谋反大不敬之罪,人头落地,不提出来,兔死狗烹的结局或许为时不远。

邬思道在关键的时候来了,给年羹尧带来利弊祸福,那个所谓的“灯下黑”,只不过是邬思道指给年羹尧的一条明路。堂堂十四王爷允禵在西藏经营若干年,最后也未见得挥师东进,谋求储位,你一个潜邸的下人,与雍正乃是唇齿相依的关系,又何必多次一搏。这是邬思道与年羹尧在讨论灯下黑时候的暗喻,是邬思道给他指出了自己的问题,才有了最终的决战。

雍正王朝:年羹尧受封雍正说“自古异姓封王都没好下场”是何意?

我一直想不通,像年羹尧这样的人才,怎么就想不通“为人臣,必遭皇遣”的道理,若是他还想着与雍正皇帝共享天下,不知道他这个读过书的奴才书都读到哪里去了。

权力是最具诱惑力,让人利令智昏的东西,只有这样的理由才能解释年羹尧的一举一动。从血洗江夏镇,私自侵吞四百万银两,到为求取陕甘总督,到处乱窜。邬思道是看准了年羹尧的为人,这个人可大用,但必须受到制约方可。

所以说李卫这个人虽然学浅,但是才却不疏,年羹尧被李卫监督的日子,终是没出个什么大乱子。

一句话,年羹尧才堪大用,但必须有人监督和约束,方成栋梁。

雍正王朝:年羹尧受封雍正说“自古异姓封王都没好下场”是何意?

从陕甘总督到年大将军,年羹尧摆脱了所有的束缚,节制西北四省,俨然已经是一个西北的土皇帝,且还关乎着北京城另一个正牌皇帝的安稳,这个人的傲气,戾气和才气一并涌出,规矩和人臣之礼荡然全无,因为读了点书,他还知道邬思道的点拨,要是没读书,或许直接就在西北当土皇帝了。

对于雍正皇帝而言,年羹尧不过也就是手中的棋子罢了,很多人说,年羹尧为什么就不干脆反了罢了,或许还真的死得轰轰烈烈。这其实是一个悖论,老十四允禵都没这个能耐,何况他一个家奴,他要真反,口水都可以将他淹没。

雍正王朝:年羹尧受封雍正说“自古异姓封王都没好下场”是何意?

所谓王,不同于公爵贵族,从刘邦封了八个异姓王之后,这些王没少给具备“家天下”特征的大一统王朝带来麻烦,“王”的地位,具备和皇室共享天下的特点,而这一点,又恰恰与大一统王朝“家天下”的特质向违背,便注定了大一统王朝最终要消灭“王”的地位,这也是“王”大多只出现在建国之初或者亡国之代的原因。

所谓“异姓封王”自古都没有好下场,还在于清朝前期那几个臭名昭著的“王”,最出名者,莫过于三姓家奴吴三桂,被大清封为平西王,结果还是来了个反叛,最终淹没在历史的耻辱之中。而明朝,大多以封去世的功臣为王,最大程度的减少这些功臣在世时候的影响力和威望,从而减少对皇权的威胁,大一统历史下的“家天下”才能得以安稳衍生。

如果年羹尧懂得这些,他就应该早早与罗布赞旦增

决战,以减轻雍正在后方的压力,他就应该在凯旋归来的时候下马,他也就应该在受封的时候跪接和谢恩,他更应该感动得以泪洗面,呵斥那些不懂礼数的士兵。可是,他一样都没有做到。

雍正王朝:年羹尧受封雍正说“自古异姓封王都没好下场”是何意?

雍正皇帝对这个奴才的心性掌握得比他自己还要透彻,年羹尧想共享天下,只怕不行。可是作为皇帝,在人家大功正成的时候,就打击人家,免不了还要受人是非指点,故提高了嗓门儿说:

按理,封你个王爷也不为过啊,但是自古异姓封王都没有好下场......

实在是年羹尧想得太多,雍正皇帝不得不那这句话来警告他,说起来,雍正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因为在中国历史上,爵位不同于官职,官职是属于可以循环利用的资源,也是政治体制下的必需品,是维持着国家机器运行的必备工具,不管在职官员权限有多大,但告老还乡时都需要把官职权利交还给国家。而爵位则不同,爵位不仅可以世袭,而且根据惯例,还要赐予相应的封地和食邑。也就意味着要从国家政权上分走一部分权利,所以皇帝对于爵位来说,一般是比较吝啬的。

王爵只比皇帝低一级,基本上都是皇族子弟的专利,历代极少出现异姓封王。汉高祖刘邦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分封异姓王的皇帝,他一共分封了齐王(楚王)韩信、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赵王张耳、燕王臧荼(后换成卢绾)、长沙王吴芮、韩王信等八个人为异姓王。但刘邦发现这些国中之国有可能会威胁中央政权,很快反悔,先后除掉了七个,换成自家刘姓子弟。并册立法律明文禁止异性封王(非刘姓封王者,天下共击之)。这样更增加了异性封王的难度。

雍正王朝:年羹尧受封雍正说“自古异姓封王都没好下场”是何意?

在中国古代,皇帝视国家为个人私产,家天下观念深入骨髓,异性封王则意味着要和外人共享家产。这是皇帝最不愿意看到的。虽然有时候迫于形势而册封了异姓王,但作为皇帝会本能的打击异姓王,以稍弱异姓王的权利,维护和加强自己的统治。

清朝生前封异姓王的有12人,就是我们熟悉的三藩和孙可望家族。这些王都是建国初年招安后因为政治因素而封的,最终成了满清统治者的眼中钉,没有一个得以善终。

而年羹尧为进士翰林出身,办事能力极强,亦是雍正上台的从龙之臣,在任四川巡抚时,就已经向还是亲王的雍正表过忠心,雍正上台后,年羹尧手握重权,雍正二年,荣立青海大功,君臣之间,无猜无疑,如雍正所谓“千古君臣知遇榜样”。但到雍正三年十二月, 年羹尧就被削官夺爵,定大罪九十二条,赐自尽。当时雍正朱批:“大凡才不可恃,年羹尧乃一榜样,终罹杀身之祸”。

雍正王朝:年羹尧受封雍正说“自古异姓封王都没好下场”是何意?

年羹尧主要是犯下以下几条过错

立功以后狂妄自大,不守为臣之道。平定西北边事之后,虽然功劳权势显赫,但和三藩相比还是差距明显,但年羹尧架子比当时吴三桂大的多,他和同级官员督抚的信函都用的是令御。进京陛见时,都统范时捷、直隶总督李维钧都是跪着迎接。连吃饭都自称是用膳。在封建社会,如果不能谋反,这就是取死之道。更何况年羹尧还是汉人。贪污腐化,结党营私。年羹尧常以军功保举官员,其仆人桑成鼎以军功求职,先任西安知府,后任直隶道员。年羹尧保举其他官员时,大多是营私纳贿。而这些人被年羹尧提拔之后,仕途生涯和年氏休戚相关,荣辱与共。逐渐形成了以年羹尧为中心的权力集团。而雍正登基后严禁党争,对这种事情越发痛恨。年羹尧视朝廷如无物,经常与其他重臣发生冲突。并以“军前效力和学习理事”为理由,扣留了许多中央或外省官员的子弟在其军队中,名为效力,实为人质。

满清是皇权最集中的朝代,而年羹尧权重而不自谨,尤其是不守臣节,使雍正的皇权受到了挑战。而雍正通过处理年羹尧,则可以进一步加强他的皇帝权威。可以有效的给地方督抚的分权擅权的行为敲响警钟,所以处死典型年羹尧是非常必要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黄冈热线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0713.com/2793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