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黄冈热线首页
  2. 乐活
  3. 实时热点

你遇到过什么神奇的事吗?

谢谢悟空邀请回答:

这是我亲身经历过的奇事:谁能解释这种现象的发生属于一种什么现象?

我们家祖祖辈辈生活在一个农村,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我的父亲患上了胃癌,我是老大从小送给了我远方的亲属家里生活,当时我是十八岁刚工作三年,在建设兵团工作。我们一家6口人,四个弟兄都小。

你遇到过什么神奇的事吗?

在农村一个家庭主要劳力失去劳动能力,那是可想而知的。尤其是得了癌症,这个家就是天塌下来了 ,真是呼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啊。父亲在医院里做了胃癌切除手术,六年来住院医疗费花了4000多元和100多斤粮票,在当时来说是个天文数字。在农村没有经济来源,都是亲亲之间相互借点凑起来的。从此,我们家庭也就因为癌症背上了债务。癌症是一个长期的治疗过程,在康复维持期间要不断的检查,需要经济来支持。面对这种情况,全家人要吃饭,要生活啊,怎么办?摆在我们家面前的头等大事,不是继续治病的问题,而是一家六口人吃饭继续生活的大问题。我当时看了好多的杂志书刊,对癌症有部分了解,所以我就和父亲商量是否继续治疗还是暂停治疗的问题,当时父亲年轻四十几岁,亲朋好友都出主意,说借钱欠债也要治病,这么年轻必须治疗,保命最重要。其实我心里很清楚,生命最重要,付出得有价值才行啊,我就决定带上父亲来到了北京解放军总院301医院,医生重新复查了父亲病情说:“你能到今天这个地步就很好了,手术后一般都是活不到3年,你都挺过5年了,目前已经扩散了,是手术种植引起的,不能再做手术了,放疗对你来说不起作用的,再说了继续治疗毫无意义,自己想开点,多生活一天是赚的,目前医疗水平是治不好癌症的,你回去靠自己调整好心情,吃点喝点只有顺心,心情好也许会好起来的。”我们回到了家里,父亲心情很开朗,心态很好,在没有任何治疗的情况下坚持生活了6年。

第六年的冬天冬月份,父亲因癌症扩散走到了尽头,这天上午进行了火化,我们中午将父亲的骨灰送到了坟地下葬,在坟地举行了告别仪式,我们所有的亲亲朋好友另路返回,这时天空中突然飘起鹅毛大雪,抚平了我们返回的脚印,好像是父亲在空中对我们述说,你们回去吧不要再走我的老路了,我在阴间会保佑你们的,这是冬天以来的第一场大雪。

你遇到过什么神奇的事吗?

第二天,按照农村的规矩儿女要去圆坟,我们弟兄四人不懂什么叫圆坟,到了坟地怎么做都一无所知。头天给我们主丧掌管内务的五妈来到我们家里,告诉我们到了坟地怎么做。我们准备了几块大青砖砖头,我用钉子在一块青砖上刻上了我父亲的名字及其生辰。卒于日期,一切准备好,我们弟兄四人拿着铁锨用筐子抬着几块青砖去坟地。

昨晚的一场大雪,整个山地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银装,所有的麦地,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雪被,老百姓都说这是今年冬天的一场大雪,是一场非常及时的大雪,给明年的小麦奠定了丰收的基础。

你遇到过什么神奇的事吗?

我们来到坟地,在被大雪覆盖的坟地上,找到了父亲的坟墓,这个时候,我们四人围蹲在坟地四周,老大老二蹲在南北,老三老四站在东西,我们一起堆起来了坟墓土堆,简单的举行了送纸钱的仪式后,开始搭建坟头。这个我们就不会了,我们都不知道坟头朝着什么方向,以往的老坟被大雪埋没看不见了,没有参照物怎么办?时间正是午时11点左右,大地白雪皑皑,风止树静,白雪映照的天空各位的晴朗,放眼看看周围500米以内空无一人,在这时,老四(11岁)站在坟墓西边手指向东边说:“大哥你看看前边有个人正站在那里”,我们四人一起顺着老四手指的方向看去,在前方不到200米的开阔的雪地上站着一个身着灰色的,脸色模糊看不清头带着一顶帽子的人笔直的站在那里,和父亲昨天火花时穿的灰色中山服和灰裤子是一样的,老四说:“大哥就对着前边那个人立坟头吧”,我说:“不好对着人,看看再说。”等我两步跨到老四所站的位置时,抬头看看那个人还在,我说:“就对着远处站着人的方向立吧”,说完我们四人一起动手开始搭建坟头。

你遇到过什么神奇的事吗?

我们很快的搭建完坟头,我起身说道:“我调调线,看看正不正”,抬头再次看过去的时候,刚才看到了那个笔直的人影,就在我们搭建坟头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内消失了。我们四人都在说,前面范围200米是大雪覆盖,就是这个人走出那里也得十几分钟吧,现在连个人影都不见了。我们搭建完了坟头后。离开了坟地一会功夫来到了刚才站人的地方,看看雪地上没有脚印,我们四人说:“难道我们四个人都看走眼了吗?”

你遇到过什么神奇的事吗?

我们选择另一条路回到了家里,家的五妈帮助我们准备好了午饭,我的舅舅也来到我们家里,一家六口人加上五妈一起围在炕桌前,我和舅舅两个人倒了杯酒。五妈问我们四人:“中午圆坟你们都办好了吗?”我说:都做好了,接着老三把中午圆坟看见的情况说了一遍,五妈说:“这个事儿,我能猜想到,看来你父亲是个很聪明的人啊,他知道自己不行了,临走的头半个月,就和我说了:“四个孩子都小,什么不懂,我眼看就不行了,我走的那天,她五码你就负责我家里的主事,老于公75岁了,我不好意思的和他说,叫他为我做最后一次主丧人,我知道你们俩都岁数大了,多少年都不做了,想来想去吧,咱村子里我就相信你俩。”我看着你父亲眼含着泪水的求我,这也是我活了这么大的岁数,第一会遇到一个活着的人为自己打算安排料理后事的人。我顺口答应了你父亲的要求。”今天你们遇到这样的事情,就是你父亲在阴间出来给你们指路的。五妈说完后,眼含着泪水走出了我们的家里。嘴里不停的说:没有见过这么聪明的人,聪明!聪明!走的聪明啊!佩服!

这是实实在在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情,谁能解释这种离奇的影像到底是一种什么现象?


今天,我给大家讲一件真事,我自始至终参与处置的事。

我在一个小县城工作,供职于民政部门。

一天早晨刚上班,我正喝着茶,顺手整理着办公桌上的文件、报纸,手机急促地响了。我连忙接通。

是县医院一位工作上多有接触的副院长打来的。他讲,医院收治了一位男性病人,70多岁,外省人,现在他交的钱用完了。这老人没有家属陪护,老人也再没有钱了。可老人的心脏病很严重,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你们想想办法吧!

我顺口说:那是你们的事情,按你们卫生系统的政策处理就行了。

副院长一听,真急了。他连忙补充说:继续治吧,肯定收不到治疗费;让出院吧,人随时会出事的;又是外省人,死了就不好办了。我们左右难为呀,你们帮帮忙吧!他几乎有点低三下四了。

鉴于人还比较熟,情况又如此特殊,我马上给局长汇报了。局长安排叫救助站去两个人到县医院了解具体情况。如需要的话,按政策办理。

不多一会儿,薛站长回来了。他说这位病人是××省人,知道具体的家乡地址,但已经整整四十年没有与家里人联系了。他原来是一个秦腔演员,在1978年前后,随当地一个民间秦剧团在我们这一带唱戏好几年。此后剧团解散了,他在县城租了一间民房,长期以买低劣玉器、刻章石料及奇石为生。到医院住院,还是房东怕老人死在自己家里想出的办法。向民政部门求援是卫生局的主意。

人命关天的,又没有其他好办法,在给局长汇报后,立即与病人家乡所在地民政部门、乡镇政府及村委会联系,要求他们派人把病人接走。

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统统一口回绝。其儿子和女儿更是干脆,说不但不管,也不要送回来,即使送回来,他们也不管。四十年了,我们以为他死了,他管过我们母子吗?他老了,有病了,才记起他还有家呀,还有儿女呀!凭什么呀?

事情至此走入了死胡同。

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往下走。最后商量决定,局里派车,县医院派一名随行大夫,薛站长和小刘一起,明天起程,把老人直接送到其乡政府。并提前电话通知乡政府、村委会和其儿、女,希望他们接应。

两天后,薛站长、小刘回来了。他说送到后,其儿、女倒是均在乡政府等侯,儿、女看都没看他们的父亲一眼,都大哭不止,谁都不要,两人差一点当场打起来。民政站长也忙手忙脚地劝解着。到薛站长记起来看时,抬下担架的老人已晕过去了。这才手忙脚乱地把老人送到乡卫生院去了。

民政站长也十分冷淡,天下民政是一家什么的,在他们那儿无效。奔波了几百公里的四个人,只好在小镇上的路边店,简简单单地吃了一顿饭,灰溜溜地踏上了返程的路。

薛站长直说,寒心啊,寒心!

我问小刘,你有什么感想?小刘一楞,脱口而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我无言。

事情已过去一年多了,每当想起这件事,我心里堵得慌啊!


万物皆有灵性
你遇到过什么神奇的事吗?
说说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就是小学时候在农村放牛吃草,在一个小缓坡上面,放过牛的小伙伴都知道,牛排出的粪便在草地里久了后那一块草地会比较肥沃所以草长得会比较高一截。牛就在那个缓坡上面吃着草,我便想从缓坡走下去,当我走到靠近那堆比较高一截草时候,在旁边吃草的牛像疯了一样用它大牛角向我冲来,还发出很强的鼻气生,当时把我吓的往后直退了好几步。
你遇到过什么神奇的事吗?
还没等我缓过神来,只见那个小草堆里迅速爬出一条很大的蛇,我那时候也小不认识有没有毒那蛇,是蛇一般被咬了都是有毒吧!当时把我给吓的不轻,我正要踩过那个草堆过去呢!如果水牛不冲我撞过来,我估计就往蛇盘着的地方踩上去了,那时候还是大夏天穿着短裤短袖,踩上去了一定会被咬了,那时候就我一个人和一头牛,结果那肯定不堪设想。从那以后我就觉得万物皆有灵性,每天都把那牛喂的饱饱的。本人亲身经历的事情,无一遍照,现在都22岁了依然记得,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了这件事情,对我感触太深了。


人一辈子总会碰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有些东西是你的,你开心受用,不是你的,会令你祸患无穷。

说一件我小时候遇到的巧奇事,那年我上初一,我和邻居一帮小孩把牛赶到离家有三里地的一座高山上,那里山坡空旷,牛儿悠闲的吃牛,我那时十二岁,不仅要把牛赶到草茂盛的地方喂得饱饱的,还要背上背兜割草,准备下晚上牛吃的夜草。

我让我同伴帮忙照看下牛,我就背上背兜到山角下那条沟里割草,在挨着沟边有二丈高的斜坡上,我发现有一小片丝毛草有一尺高,耀武阳威的仰着头,我小心翼翼地爬上去,还发现一双摆放整齐,从没被人穿过的草鞋,我很奇怪,这地方很少有人到这,谁把鞋忘了丢在这呢,我从没穿过草鞋,就把我的胶鞋脱了,换上了捡来的草鞋穿在脚上,没想到这鞋就象是专为我做的,非常的合脚,站起来走两步,鞋底非常柔软、舒适。

我穿着草鞋,心情非常欣喜,不一会儿,就割满一背兜草,我背着一背草爬上山顶,把背兜放在离牛不远的地方,去跟小伙伴汇合,当我的左脚在一个小坎下慢慢滑行一尺高的时候,怎么感觉脚腕处象被什么塞住了一样难受。我赶忙爬上平地,一看,脚上有一个筷头粗的小木棒擦到我的肉里,我用手把露在外面的小木棒往出来拔,怎么也拔不动,我害怕了,座在地上哭。

伙伴们听见我的哭声,都赶了过来,那天放牛的有一个大人,他是刚做了结扎手术的中年汉子,他一只手抓住我的脚,另一只手把小木棍往出来扯,扯了好几下,小木棍象长在肉里一样纹丝不动。

那天回家时,我的小伙伴一个人给我背草,另两个力气大的替来换去的背我回家,在快到家时,遇到给生产队抽水的二姥。他问明情况后,用力的把小木棍拔了出来,我看他紧咬着牙,也费了很太的劲,拔出的瞬间,我痛得大叫。

要是我没穿捡来的那双来路不明的草鞋,我的脚就不会被杈子杈,直到现在我的脚上还留着那次清晰的疤痕,从那以后,我就有了血的教训,什么东西都别捡,

这件事,我终身难忘。那双鬼头鬼脑出现的草鞋,就象个魔鬼。

|


离奇的事情我记忆中小时候有两件,先说第一件我亲身经历,大概五岁左右,我可能是有点感冒发烧,下午没出去玩,一个人睡在家里。睡咪咪湖湖,突然一个中年人凶巴巴的走进我家喊,有人吗,他的名字叫张东周,我不应他,于是见他手上拿着一把锤子,一锤把我家的水缸打烂,然后走了出去,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把拿把锤子来我家找人。我估计他走了,就跳下床跑去后山找我妈,因为我知道我妈下午是去那块地工作。我气喘吁吁的顺着山路跑到了我妈的面前,大声跟我妈说,快点回家,张东周把我们家水缸打烂了。我妈妈当时的表情肯定是觉得奇怪又觉得不可能,因为第一家人没得罪他,他怎么可能冲进我家打人打水缸。第二,张东周这个人的人品也很好。但是,她的儿子为什么跑来这么说。刚好也差不多是收工时间,我妈就带着我回家了。事实跟我妈想的一样,水缸好好的在那里。我就纳闷了,明明清清楚楚的见他进来砸了水缸的,这个事情和现象,困绕了我几十年不解,唯一的解释,是我可能发烧在梦里的事,但是,一般梦里醒来会觉醒的,为什么我的梦会连起来,直接下床跑去找我妈妈,这件事情,有点邪门。

第二件事,七十年代未我读小学,队里的来的蔡老师的茅草屋伙房,在我家上边隔一户人家。可是,他又叫人帮他去另一个地方盖了一间茅草屋搬去住,这一间就拆了,他为什么这里住好好的要另搬呢?

过了半年,有人说出了原因。原来,他生了个女儿,那年代老家有老妈的都会尽量接来帮照顾孩子,所以蔡老师也把老妈接来了帮照顾孩子。有一天中午蔡老师回到家里,见女儿饿了哭,问为什么不喂,老妈说煮米湖那个锅连煮好的米湖都不见了,因为米湖要等凉才能喂,她正找锅从新煮了,还没有凉。

先说一下,以前的茅草屋尾,一边煮饭,另一边围起来,里面可以洗澡和放个尿桶方便,因为浇菜用尿,房的中间摆床吃饭,靠头打张床他老妈睡觉。蔡老师上洗澡间尿尿的时候,就见了那锅米湖摆在洗澡间里的地上,他把那锅米湖端出来,就骂他妈妈,说不想给孙女吃,不喜欢孙女,故意把米湖藏这里,他妈妈也辩解说真的不是这样,也不知这米湖怎么就跑去了那个地方。这事情过去了,使蔡老师搬走是第二件,一天蔡老师放学回来,他老妈说,下午的时候,她在门口外面劈材,听见孙女在里面摇篮里哭,她进来看见有个女人在掐孙女的脖子,那人见她进来就跑了,而孙女的脖子确实有痕迹。联想到上次米湖明明煮好了放桌子上凉的,突然找不到了,竟然跑去了洗手间的角落里,而且当时老妈也去找过就是看不见。

蔡老师把这些事情跟老乡说,老乡门告诉他,这个山头,以前因为黎族人刀耕火种,也有黎族人在这居住过,解放以后,政府要求住在各个山头的散户合并到村,成立公社。我们农场来此建队,所以有的地方不干净,你住那个地方,这样想来是有鬼了,这一家伙,可把蔡老师一家吓得当天就全部搬去了公家的瓦房里住了,一直到另一个地方盖起了伙房。这件事情,发生在蔡老师身上的是千真万确,否则他住好好的房子,为什么多此一举要搬走另盖。

但是,也有人对此抱怀疑观点,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鬼,要么是蔡老师的妈头脑有问题,要么是她想回老家,不怎么想在这里带孩子,故意编出来的事。

总之,蔡老师被吓得搬走是真的,这件事情,之后再没有人提起。

总之,这件事情也一直在我脑海里记忆,成为经历。


我经历过很多,记得小时候,梦见妈妈在一个空旷的房间,坐在一个椅子上死去了,后来没过一两年,她就真的去世了。

后来,我怀孕了,当时自己不知道。有天做梦,妈妈的花盆里长了很漂亮的一颗葱,绿油油的。梦里面自己还是个九岁的孩子。妈妈说,你看,这么绿的葱,我们家就要有亲人来。梦里醒来后很失落,因为在我婚前15天,父亲也过世了。我不知道哪里有亲人。没过几天就发现自己怀孕了。

生孩子的前一天晚上,梦见一个高挑漂亮的女孩子来找我老公。老公不在家,我却让她进来了。梦里自己心里不是滋味,却又感觉自己很喜欢这个女孩。后来老公回来了,挨着我这边睡了。梦里窃喜老公还是喜欢我多一点。梦醒后我就感觉自己肯定怀的是女孩,不然以我的脾气肯定会大打出手了,也不会留她。果然生了个女孩。并且后来我们一家三口睡觉和梦里的顺序一样,因为爸爸怕压到孩子。

孩子断奶后乳房感觉一直有包块,是之前奶不够通遗留的。也没有管它,希望过个一两年看能不能自己消。直到今天年初发现还没有消,想着什么时候去医院看看。后来也是一个梦,梦见父亲给我熬了鲫鱼汤,我喝完就回自己家了。然后奶特别涨,我就挤,奶像喷泉一样喷,特别顺。神奇的是第二天一早我一摸,包块全部不见了。

总感觉父母的灵魂还在保佑我,这些事我感觉是真的很神奇。


那是我刚刚毕业参加工作后遇到的离奇的事。当时,我工作的是个乡村学校,一起的还有比我大些十几人。一次,我一个人晚上值班,有三个同事留下来陪我值班,漫漫长夜难熬,就小酌一番。几个人喝到尽兴,酒不够了,我就去村里的小卖部买酒,为了快一些,我就超近路。那是一个很大的池塘,里面芦苇丛生,中间有条小道可以通向村里,白天走过几次,也算轻车熟路了,不过,晚上走还是头一次。月黑风高,只能隐隐约约看到路,清风习习,芦苇沙沙作响。走进去不久,就后悔。可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本来那条路也就是百十米,我却走了很长时间。我到了小卖部,却发现人家已经灯黑人息了,我只得回去,但没敢走原路。我回到学校,其他人已不见了踪影,桌子上杯盘狼藉,我心里埋怨他们不仗义,不打招呼就走了。当我抬头看到墙壁上的挂钟时,吓了一跳,十一点半,往返短短不到一里的路,我竟然走了两个半小时,更确切地说,芦苇荡里那段百十米的小路,我用了两个多小时。后来,我向那几个同事说起这件事,他们都以为我喝多了,不知在哪里眯了一觉,用这样离奇的谎话来骗他们。现在想想,也许是他们说的那样吧,否则,我无法解释了。


记得是98年,本来就中风的父亲再次中风。晚边七点半父亲过世了。当晚我三姐妹坐在大厅守尸,半夜一点父亲尸体旁边的蜡烛突然倒下,我们都吓下了一大跳!妹妹站起来去把蜡烛点好重新安放。过了两分钟左右,蜡烛又倒下,妹妹再次把蜡烛重新安好,不到两分钟蜡烛再次掉,姐姐站起来,自己亲自去边安放边说现在的:蜡烛底部很空,结果不到五分钟在蜡光跳跃闪烁中我看到父亲身子动了……炸尸!我心里一紧盯着尸体看,同时我发现二姐也盯着父亲的尸体看,看了一会儿后转头来看我,我想她是想从我这边证实一下,是不是她看花了眼?我一看二姐转头看我,吓得我装作很就困的样子没敢和姐对眼……竖着头发满心疑惑一遍一遍想着传说的诈尸故事提心吊胆过了一夜。第二天亲戚们都来了,大家在那里说到昨天晚上台湾海峡地震。我这才焕然大悟,才敢把昨天晚上看到的事情父亲尸体扭动说出来,原来昨天晚上不是炸尸,是地震。结果二姐大叫原来你也看到尸体动起来竟然装成什么都没发现的样子,我说其实我看见了,所以不敢回应她的目光,如果当时回应她的目光。只怕当时三姐妹都要跳起来吓瘫,吓傻或逃跑了


我信,真的。姐姐才7.8岁的时候,一个算命的路过我家门口讨碗水喝,奶奶心善,端了稀饭出来让他随便吃。正巧姐姐放学回来,算命的看了一眼就跟奶奶说:你这个孙女要吃两碗饭的。就是要嫁俩次的意思。奶奶不悦:“孩子还小,胡说八道什么?” 要知道,姐姐从小就聪明漂亮,勤快伶俐,是我们家的第一个孩子,是父母和奶奶最看重的孩子。算命先生觉得尴尬,就放下碗起身走了。可能是觉得毕竟喝了我们家两碗稀饭吧,所以走到院门又折回来,跟奶奶说:破解办法就是27岁前别结婚,27岁后就好了。奶奶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有了疙瘩。姐姐在22岁的时候认识一个四川人,为了爱不顾我父母的强烈反对,直接从学校就跟着他回农村结婚了,连大学毕业证都没领。果然没几年,离婚回来了。28岁的时候认识现在的老公,29岁再婚,现在过得和和美美的。后来听我奶奶说:为了不给姐姐早婚,特意花大心思培养她上大学,想着她大学出来就24岁了,再工作个两三年,也就可以晚点结婚了,谁知道她硬是躲不过。要知道,那个时候,女孩子能上个初中毕业就不错了,然后在家干几年农活,18.19岁之后就让人介绍,相亲,结婚,一辈子安安分分的在农村生儿育女了。而我姐姐,光是高三就补习了两年才考上一所三流大学,学费还老贵,在重男轻女的农村,我父母的这些作为,是被很多人耻笑的。姐姐是那个年代附近几个村里得念书最多的女孩子。所有的这一切,就是为了躲开早婚,结果还是事与愿违。我奶奶感叹:千防万防,还是拧不过命!


有一件事我记忆特别深刻,当时我才毕业,在新单位上班不久,公司离我的住处不算远,我平时骑着自行车往返于公司和住处。
你遇到过什么神奇的事吗?

其实毕业没多久我就结婚了,结婚之后,我就和我妈分开住了,平时上班也没有周六日,所以很少回家。但是我经常给家里打电话,没事唠唠工作和生活琐事。

记得有一天,手机忘了关静音,掏出手机看见我妈十几个未接来电,于是我赶快把电话回了过去,只听见我妈在电话那头劈头盖脸一顿骂。之后,她和声细语的提醒我,让我骑车注意点,她说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只老虎被一辆车压断了腿。由于本人属虎,我妈认为这是个不好的兆头,所以挂断电话后,又给我打了两个电话,还是提醒我骑车注意点。
你遇到过什么神奇的事吗?

那天工作上出了点小问题,我一边骑车一边想工作上的那些事,突然听到我的前面有人按喇叭,我抬起头就看见一个电动三轮车迎面而来,车上是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太太。我情急之下乱了方寸,左拐右拐,希望可以避开逆行而来的老两口,但是那老两口好像故意的一样,也是跟着左拐右拐,最后还是撞在了一起,我的右腿被擦伤,右脚大脚指也骨折了。
你遇到过什么神奇的事吗?

看着这两个老人一个劲的跟我道歉,心里想还是算了吧,虽然他们逆行撞了我,但是自己也有一定责任,谁让我心不在焉呢。

自打那天之后,每次我妈打电话提醒我的一些事我都会加以小心,恐怕像那次的事故一样,让悲剧再次发生。

你们有过这样的经历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黄冈热线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0713.com/2791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