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水岸都市_黄冈热线首页
  2. 乐活
  3. 实时热点

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具体是什么原因?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究竟情况

大健康速递 | 研究癌症获奖小学生:不太了解基因

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究竟什么情况?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具体情况(图1)

研究癌症获奖小学生实验记录显示:不太了解基因

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究竟什么情况?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具体情况(图2)

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进展梳理:①有网友质疑,该项研究的水平已达硕士甚至博士水准;②网站上展示的部分实验记录中,这名小学生写道:“老师们给了我一个基因…我上网搜了一下什么叫基因”;“不太了解基因”…③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回应称,此获奖项目学生系该所研究员之子,研究所目前已成立调查组。

万泰生物新冠检测产品获得美国FDA紧急使用授权

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究竟什么情况?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具体情况(图3)

7月14日,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表示,该公司产品新型冠状病毒抗体快速检测试剂盒(胶体金法)(英文名称WANTAI SARS-CoV-2 Ab Rapid Test)于美国时间2020年7月10日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英文全称“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以下简称“FDA”)签发的紧急使用授权(简称“EUA”,英文全称“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

极目生物宣布3200万美元A轮融资

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究竟什么情况?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具体情况(图4)

7月14日,极目生物(Arctic Vision)宣布就3200万美元的A轮融资达成协议。本轮融资由晨兴创投(Morningside Ventures)领投、原孵化投资人南丰生命科技(Nan Fung Life Sciences)、鼎丰生科资本(Pivotal BioVenture Partners China)继续追加投资,三家机构均致力于长期打造全球生命健康领域的优秀企业。

科研人员谈“小学生研究基因获奖”:教孩子学问之前先教做人

近日,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某小学一名研究癌症相关基因获奖的小学生火了。其研究的“C10orf67在结直肠癌发生发展中的功能与机制研究”获得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三等奖。

对此,有网友评论称,小学生已经达到如此高的研究水平,陈某某应该是位神童。还有网友质疑称,该项目或许存在学术造假的情况,“都是家长为了给孩子铺路”。

7月13日,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官网发布称,经初步核查,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C10orf67在结直肠癌发生发展中的功能与机制研究” 获奖项目学生系该所研究员之子。该研究所已成立调查组,对此事进行深入调查。

陈某某的母亲杨翠萍是“C10orf67在低氧适应及非小细胞肺癌发生发展中的功能与机制研究。”的项目负责人。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官网 图

相关领域科研人员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该研究与小学生能力不相符,家长这样做,实际上是“把孩子带偏了” 。一位肿瘤专家向澎湃新闻表示,“明眼人一看,这种项目就不是小学生能完成的,高中生都不一定能做得出来。这个项目是怎么评上奖的?太神奇了!”

也有北京某高校教授认为,小学生经过训练是可以按指导完成相关实验操作的,应该鼓励学生参与科研。但他提出,关键点在于“他为什么要做这个实验?怎么设计实验?怎么来分组、怎么来体现研究目标?” 这些恐怕是小学生无法解答的。

父母疑用研究成果为孩子参赛“铺路”

前述名为《C10orf67 在结直肠癌发生发展中的功能与机制研究》的作品获得了中国科协、教育部、科技部等机构主办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三等奖。公示资料显示,该项目部分工作在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进行。

有网友质疑,涉事小学生在实验记录本提到“商量开展参与研究工作”的陈老师和杨老师是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的研究员陈勇彬和杨翠萍,而两位研究员与涉事小学生或存在亲戚关系。

7月13日上午早些时候,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相关部门工作人员曾向澎湃新闻表示,已经关注前述情况,正核查涉事小学生与该所两位研究人员是否有亲戚关系。

据新京报报道,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多名研究人员证实,获奖小学生陈某某是该研究所研究员陈勇彬与杨翠萍之子。一位研究员表示,“他们是一家子,他们肯定和这个课题有关系。”

澎湃新闻发现,陈某某及其父母的研究方向相近,研究都曾声称发现新的基因C10orf67。

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官网显示,陈某某的项目简介声称,通过遗传学比较分析,该项目前期发现了一种关键突变基因C10orf67,并构建了其基因敲除小鼠;通过临床样本解析等后续研究发现,该基因在结直肠癌中高表达,敲低其表达,可以显著抑制细胞的增殖;进一步研究发现,该基因可调节结直肠癌细胞对化疗药物的敏感性。

而中国科学院官网显示,2019年12月23日,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发布消息称,研究人员从多个家养动物(包括藏獒、藏猪、藏绵羊、藏山羊、藏马、藏黄牛等)适应青藏高原而快速进化的基因中,鉴定出一个新的低氧通路基因C10orf67。相关论文在线发表在National Science Review上。该所研究员张亚平、陈勇彬,以及云南农业大学教授苟潇,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员马月辉为文章的共同通讯。

此外,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官网,陈某某的母亲杨翠萍是“C10orf67在低氧适应及非小细胞肺癌发生发展中的功能与机制研究。”的项目负责人,该项目依托单位为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批准金额为55万元。项目起止年月为2017年1月至2020年12月。

科研人员:涉事研究和孩子能力不相符

7月13日,一位从事相关科研工作的专家告诉澎湃新闻,他也注意到了这件事,认为有些“离谱”。 他认为,小学生参加夏令营或者一些简单的科研活动可以理解,但参与类似上述复杂的研究,和其能力是不相符的,也是不太可能完成的。“就选题本身来说,这是一个创新的选题,有一定实施难度,已经大大超出了小学生的智力水平,至少要接受过专业训练过的人才能完成相关研究。”他说。

他表示,小学、初中和高中阶段都属于基础教育阶段,没有专业知识的教授。小学生没有接受过相关的专业训练,他们可以进行业余的创新研究,但这和进行专业的操作完全是两个概念。“家长可以参与指导科研,带一下孩子,这个是正常的。但将完整的成果拿去竞赛,就太拔高了。”他说,“前述家长这种做法肯定是弊大于利,是不诚信的,给孩子从小灌输了一种不正确的研究思路,把孩子给带偏了。” 他认为,如果孩子想去进入研究领域,一定要先教会他踏踏实实做自己,做学问之前先做人,不能在孩子心理发育不成熟的时候将其过度拔高。 他表示,导师如若有相关课题,也有可能让研究生和研究员一起做,但不能把研究成果套在不具备相应研究能力的人身上。

北京某高校一位教授告诉澎湃新闻,从该项目发表文章来看,可以称之为国内主流课题,类似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或者是省市的自然基金的课题。某种程度上,该项目研究难度属于一个研究生的课题水平;从项目实施的难度看,他认为并不会太难,当中的两个实验方法都是很常规的方法,只要有相关的仪器,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是可以被掌握的。

该教授告诉澎湃新闻,他认为,小学生经过一段时间训练也可以达到做这个实验的水平,因为这种操作是有相应的操作手册方案的。

同时他也表示,关键问题是小学生无法具备做这个实验的思路。“即使技术上没有问题,但是他为什么要做这个实验?做的时候怎么来设计实验?怎么来分组、怎么来体现研究目标?怎么解读实验结果?这些恐怕是小学生无法回答的。”

该教授认为,小学生的知识背景恐怕难以支撑他的学术研究,所以应该是有指导老师进行了指导,告诉他要怎么做,甚至帮他来分组,学生只要把试剂配好,然后放在仪器里边操作就可以了。“他只要是动手的能力比较强的人,能够认真的按照步骤操作,是可以完成实验的。但是作为研究来说,他可能很难自己去完成,因为他的知识的积累达不到。”

针对小学生参与科研项目,他认为要一分为二的看待。一方面,以该实验为例,就专业知识和背景来说,小学生是达不到相应水准的;但另一方面,实施操作的人可以是小学生。该实验中,肯定有学生家长影响的成分存在,但不应该否定小学生参与科学研究的这样一种形式。“一味的说不可能小学生独立完成实验,其实是否定了小学生参与实验研究的积极性,可能又回归书本教条的教学道路上去了。他认为, 还是应该鼓励小学生参与科学研究。

13日下午,儿童血液肿瘤专家、四川省医学科学院、四川省人民医院儿科副主任医师周晨燕告诉澎湃新闻,因为我们看不到整个评奖的过程,所以只能依据公示的信息,按照常理进行推测。仅就课题本身来说,“C10orf67在结直肠癌发生发展中的功能与机制研究”这样的研究项目是有创新性的。但令人怀疑的,是这个课题研究者的年龄。这样的课题超出了小学六年级学生的认知水平。

周晨燕认为,小学生陈某石不是专业做相关领域研究的,在没有相关基本知识和大量阅读文献的情况下,他怎么莫名其妙要去研究C10orf67这样一个基因呢?一种比较可能的情况是,这是别人的课题,别人做这一领域的研究,顺便带了他。在实验过程中,他可能完成了一些实验操作。但整个实验的idea(创意、实验设计)不一定是他的。这个课题也多半不是他的研究成果,这些怎么能叫创新?

周晨燕表示,在实验步骤明确的情况下,一些动手能力强的孩子,只要有人指导,可能完成特定的实验操作过程。青少年科技创新,一方面指的是研究者的年龄较小;更重要的是,在其知识积累的基础上,对一些试验研究、技术等有创新的表现。

独家:多方求证杭州留学生事件 官方处置于法无据 建议上级调查

这件事,笔者有三句话要说!

首先说一句,如果不是因为相关信息、视频一再被删,想必也不会引发网友强烈关注而成为近日比较热门的舆情事件。

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究竟什么情况?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具体情况(图5)

今日(3月23日),杭州西湖区人民政府办公室的官方“@西湖发布”不声不响的发布了一条动态,公布了从美国回来的16岁女留学生程某某未集中隔离的最新情况:程某某父亲主动提出程某某赴集中隔离点隔离。同时告知程某某父母不是公职人员,也不是党员领导干部,没有发现说情打招呼行为。

这则通报似乎是想采用像警方通报那种,以一张图方式简单讲述了大致信息。值得注意的是,这则通报的落款是“西湖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而我们知道,“杭州留学生父女二人硬闯小区”事件的起始就是程某某父亲在面对小区保安、业主的盘问时,直接告诉对方说是“西湖区防疫指挥部”同意程某某回家隔离,不用集中隔离的。

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究竟什么情况?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具体情况(图6)

那么,西湖区防疫指挥部,自己给自己回应,自己查自己,有意思吗?权威性何在,公正性又何在?这是笔者要说的第二句话。

“杭州留学生父女二人硬闯小区”事件,就是3月18日,从美国归国的女留学生程某某本应该按照最新防疫要求进行集中隔离的,但是其父亲携程某某硬闯自己家所在的小区,被小区门口的保安和其他业主拦住,程某某的父亲表示自己孩子回家隔离是与西湖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沟通过的,出了什么问题自己负责。根据网络上流传的多段现场视频来看,面对同小区业主的再三盘问,不管是程某某父女俩,还是社区居委会,抑或是送程某某回小区的防疫指挥部的工作人员,都没有拿出来相关证明,可以证明程某某可以不用集中隔离。

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究竟什么情况?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具体情况(图7)

随后第二天(3月19日),“@西湖发布”回应称,程某某是16周岁,为未成年人,符合《杭州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关于印发八大机制的通知》(杭防组【2020】7号)的规定,属于不适宜集中隔离的人员,安排其进行居家隔离。这则回应的通报落款同样是“西湖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也同样采用今日(3月23日)的通报发布方式。

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究竟什么情况?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具体情况(图8)

看似官方给出了明确了解释和依据,但,恰恰是3月19日这则通报非但未能灭火,反而是“火上浇油”,助推事件舆情热度直线上升,而因为同步发生了相关信息、视频接连被删除的情况,社会舆论表达强烈不满,网络负面情绪不算加重,导致此事成为近日来大热门事件之一。

除了删帖行为这个因素,公众不满的其他原因主要有两点:

第一,“西湖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给出的依据是“《杭州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关于印发八大机制的通知》(杭防组【2020】7号)”(以下简称:7号文件),然而这则“7号文件”,不管是在西湖区人民政府、杭州市人民政府还是浙江省人民政府,三级政府官方网站上根本找不到,而通过检索,同样在各大搜索引擎、主流社交平台等渠道中也无法找到哪怕是只言片语的对“7号文件”内容的介绍。

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究竟什么情况?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具体情况(图9)

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究竟什么情况?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具体情况(图10)

这些年的网络舆情发展态势,总结出来一个“真理”——永远不要忽视网民的智慧。这个“7号文件”没有找到,但网友们找到了由“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发布的《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关于进一步加强境外疫情输入防控工作的通告》(以下简称:16号文件),里面明确指出“对14天内来自或到访过疫情严重国家(地区)的入境来浙人员,对该类入境人员一律实施集中医学观察14天”,特别注意里面有个词叫“一律”。

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究竟什么情况?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具体情况(图11)

16号文件是省级规格,而7号文件是市级规格(杭州特殊,属于副省级城市,但依旧是市),7号文件再大再管用,也不能大过16号文件,就如地方法律法规也绝不可能大过我国的宪法,更不可能与宪法有冲突。那么,既然16号文件是要求来自疫情严重国家的人员“一律”集中隔离,那就不可能依照7号文件里可集中可居家的规定,哪怕“特殊情况除外”。更何况,7号文件里是不是有对未成年人不用集中隔离有明确规定也打个大大的问号。

注意到有网友解释说,16号文件的发布时间是3月18日晚,而留学生父女硬闯小区事件同样也是发生在18日晚,从时间节点上看,留学生程某某被同意可以不集中隔离要早于16号文件的发布时间,那么当时依照7号文件似乎不无不妥。

暂且不说我国政府文件发布对内对外之间存在着时间差,有网友找到了这么一则截图,如下图所示:

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究竟什么情况?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具体情况(图12)

这个名为“西湖区集中或居家隔离分类表(3月16日调整)”(以下简称:分类表)的表格,第一条就指明了从“美国”等几个疫情高风险国家入境的人员的“管控措施”是“集中隔离”。

如果非要矫情16号文件的发布时间晚于留学生程某某父女硬闯小区,这个3月16日调整的“分类表”肯定是要早于留学生程某某申请居家隔离的时间了。那么,我们不仅要问问:既然有明确的规定和措施,为什么出现“特殊情况”?为什么程某某就可以居家隔离,而不是按照统一要求进行“集中隔离”?

我们再来看公众不满的第二点原因,很有意思。

一位女士爆料称,自己的儿子与程某某是同班同学,3月17日从美国起飞,18号入境分流到杭州后却直接被拉到某酒店集中隔离,而不能居家隔离。

美国留学,同班同学,均是16岁,同为杭州人,两人情况可以说很相同,可是隔离“待遇”却大相径庭,气得那位女士发出质问。

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究竟什么情况?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具体情况(图13)

留学生程某某及其父亲硬闯小区事件,笔者分析起初引发公众的热议的理由之一就是不少媒体、自媒体在报道时使用了程某某的父亲表示“和各级领导打过招呼了”,这个用语瞬间抓人眼球,很容易让网民“浮想联翩”。但现在看来,如果不是“西湖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自身工作流程混乱、管理不善,那么就是确实存在让人“浮想联翩”的人际权力关系。

而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西湖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同意从美归国的留学生程某某可以不集中隔离的依据——7号文件。前文所述,这则文件在网络上几乎查不到具体内容,而笔者也说“7号文件里是不是有对未成年人不用集中隔离有明确规定也打个大大的问号”。

就此笔者通过多方求证,最后证实:7号文件确实存在,下发给杭州市辖各区是以电子版方式(是不是就没有纸质版,目前无法确认,只确认了有电子版),共8个方面。

但是,问题就出在:“7号文件”是今年“2月4日”在内部下发的。2月4日,这是个什么概念?那时候别说国内,就是全世界都集中在中国国内的疫情发展,那时候根本就没有涉及到任何“境外输入”这么一问题,所以文件里不涉及到是不是境外人员入境的处置。那么了“留学生归国”是不是适用7号文件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7号文件里,有一条“属地政府认为其他需要集中(居家)隔离的。各地可自行决定隔离方式。”的有关条款。如果程某某不集中隔离非要依据这一条很是勉强,因为“西湖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第一次回应时给出的理由是因为是“未成年人”。但是,在笔者求证的7号文件里,根本就没有“年龄”方面的条款。

综合这两点,7号文件里,因为是2月4日发布的,第一不涉及到是否境外人员,第二也没有与年龄限制有关系的条款规定。

由此可以看出,“西湖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依据“7号文件”允许留学生程某某可以不集中隔离根本就是“无法可依”!这是笔者在本文要说的第三句话。

实际上,在后来新闻媒体的跟进中,西湖区防控指挥部就表示,“‘八条特殊情况’存在,但还未对外发布”,一个并不属于机密文件的文件没有对外公布,你说依照此款就依照此款?公众何以知晓是不是事实如此?

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究竟什么情况?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具体情况(图14)

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究竟什么情况?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具体情况(图15)

这也就难怪了,看过网络上流传的相关视频的朋友一定会看出来,当小区其他业主要求程某某父女拿出来相关文件证明可以居家隔离之时,程某某父女俩拿不出来,询问社区居委会的人,居委会的负责人吞吞吐吐的躲闪,而当询问送程某某回小区的防控指挥部的人员是,对方更是直言“我们就是干活的!”

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究竟什么情况?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具体情况(图16)视频里这位社区居委会负责人吞吞吐吐

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究竟什么情况?官方调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具体情况(图17)西湖防疫指挥部的人说“我就是个干活的”

普通老百姓看不到也就算了,社区防疫工作的人也不知道,甚至连同属疫情防控指挥部的工作人员都不知晓,这则文件莫非是为了出现负面舆情时兜底的吗?

因此,对于当前国内“战役”进入到现阶段最后的巩固时期,防控工作也到了更加关键时期,而“西湖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的工作流程明显存在问题,我们建议上级部门杭州市甚至浙江省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或者卫健委部门,及纪委部门介入调查“杭州留着生硬闯小区”事件,切不可让一两个人、一两件事玷污了政府在此次战役过程中的不懈努力和巨大作用所形成了良好形象和声誉。

最后再跟西湖区说一句话,不要把别人当傻子。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水岸都市_黄冈热线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0713.com/2574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