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K歌之王裁员什么情况?北京K歌之王裁员时间过程详解

疫情压垮了北京著名夜店K歌之王,与全部员工解约

北京K歌之王裁员是什么原因?北京K歌之王裁员时间过程详解(图1)

界面新闻记者向北京K歌之王的一位VIP客户经理求证,他表示与全部员工解除劳动合同的内部信属实,但至于门店是否能恢复营业以及员工进一步安置的问题还不清楚。

因为疫情处于持续闭店状态的北京K歌之王,即将在2月9日与全部200余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

2月8日,一份北京K歌之王总经理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在网络上流出并登上了热搜。信中表示,北京K歌之王2019年度效益与前几年相比差距很大,由于疫情影响下持续闭店的状态,让公司现有的财务承受巨大压力,经公司管理层研究后决定,将于2020年2月9日与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

北京K歌之王裁员是什么原因?北京K歌之王裁员时间过程详解(图2)

北京K歌之王总经理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

北京K歌之王裁员是什么原因?北京K歌之王裁员时间过程详解(图3)

北京K歌之王总经理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

信中还公布了解除劳动合同后关于薪酬发放、社保缴纳等问题安排:

1、本月底前发放2020年01月份工资的50%,待复工后2个月内补足剩余工资的50%;

2、2020年01月份的员工社保,公司已积极缴纳,在与各位解除劳动合同后,会及时转出,不会耽误大家的连续社保及缴税问题;

3、如以上方案有超30%人不通过,公司将被迫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同时内部信的最后还指出,对于以上方案在2月8日24点后未答复者,将理解为默认同意。

界面新闻记者向北京K歌之王的一位VIP客户经理求证,他表示该内部信的内容属实,但至于门店是否能恢复营业以及员工进一步安置的问题还不清楚。

K歌之王是北京一家高级娱乐会所,位于朝阳区工人体育场北路。

北京K歌之王裁员是什么原因?北京K歌之王裁员时间过程详解(图4)

北京娱乐会所热门榜

北京K歌之王裁员是什么原因?北京K歌之王裁员时间过程详解(图5)

北京K歌之王

官网信息显示,K歌之王品牌为上海中贯汇都餐饮娱乐有限公司所持有,至今在全国有四家分店。首家K歌之王KTV旗舰店于2013年6月在上海开业。K歌之王北京旗舰店在2015年12月开业,其经营模式包含了KTV、中西餐饮和酒吧娱乐,营业区分3层,总面积达到5500平米,包括63个包房和互动酒吧区。根据大众点评显示,它在北京娱乐会所热门榜中排名第一;而根据美团显示,它的人均消费价格为2119元。

北京K歌之王将全体裁员,未来的KTV要如何构建“免疫系统”?

北京K歌之王裁员是什么原因?北京K歌之王裁员时间过程详解(图6)

文|镜像娱乐

线下娱乐行业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春节档、情人节档通通撤离,影院损失重大。同样作为线下封闭娱乐场所的KTV,也熬不住了。

2月8日,北京K歌之王总经理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流出。“正当我们充满信心的准备在2020年重新展翅之际,威胁中国大江南北的疫情却突然出现。”进退两难的K歌之王,不得不做出了“与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而这只是初步的方案,如果有30%的员工不同意,公司将面临破产清算。

北京K歌之王裁员是什么原因?北京K歌之王裁员时间过程详解(图7)

2015年开幕的K歌之王北京店曾是知名的高消费KTV,也是北京顶级娱乐场所之一。2016年3月,“关爱八卦成长协会”曾晒出王思聪一晚消费250万的单据,消费地点正是北京K歌之王。辉煌一时的K歌之王,如今却走向了破产的结局,令人唏嘘。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一家公司头上,也是一座山。疫情持续下,娱乐消费近乎停摆,KTV没有顾客、没有营收,还要承担长期的成本损耗。疫情何时结束还未可知,而即便疫情被控制住了,娱乐行业整体恢复元气尚需一段时间。

在极寒天气下,企业要思考如何增强免疫能力。

疫情逐步消散到消费者恢复信心的这一阶段,考验着传统KTV的资金实力和应对能力。若能重新思考定位,积极寻求转型与合作,增加社交等新属性,传统KTV也能在未来更全面、更极致的服务。经过大洗牌后依然存续的企业,将更有竞争力。

式微

上世纪九十年代,KTV取代了歌舞厅成为年轻人的新宠。80后记忆里的KTV,有免费供应的饮品、滚烫的情谊,未关紧的门缝里还会传出一串当时最流行的音符。

北京K歌之王裁员是什么原因?北京K歌之王裁员时间过程详解(图8)

“最赚钱的时候是2004年左右,基本上开一家店一年半的时间就能回本。”一家连锁KTV的管理人士曾在采访中这样表示。而短暂的风靡过后,KTV开始走起了下坡路。

经过几年的大肆扩张,行业内部已是问题重重:人员专业能力不足、企业缺少培养差异化品牌价值的意识、低价竞争扰乱市场秩序、经营模式一成不变、硬件设施不及时影响用户体验,最致命的是,年轻人已经对KTV单调的娱乐方式产生了倦怠感。

根据2014年的一项调查,77.3%的年轻用户减少了去KTV的次数,33.9%的用户觉得唱腻了,而47.2%的用户表示有其他娱乐项目。

客源流失之下,2015年左右,传统KTV迎来一波关店潮。2015年2月,钱柜北京朝外店停止营业,至此,钱柜在北京只剩最后一家门店。而据新周刊报道,20年前的钱柜朝外店,“运气好的时候能在VIP包厢碰上王菲这种级别的明星。”

不断被削弱的线下KTV成了“夕阳产业”,从业者意识到了危机,开始寻求转型,拥抱“银发经济”。可是,中老年群体愿意走进KTV,是以低价促销为前提的,消费能力并不高。而量贩式KTV基本就是靠超市和餐饮维持收入,老年群体的涌入救不了KTV。

连年经营不善、创新不力的传统KTV,又迎来了线上业态的又一波冲击。

自2014年起,线上KTV开始布局线下业态。半年时间,融资数亿的唱吧在北京已经开设了13家分店。2016年下半年,商场、影院门口的迷你KTV悄然出现,友唱、咪哒等纷纷进入了线下赛道。这些由线上延伸出来的线下品牌,因其年轻化的互联网属性,对消费群体产生了更大的吸引力。

正如信中所写,K歌之王存在的“现有制度与流程的不足”,也是各大传统KTV的通病,各大KTV都在运营成本、人力资源成本、场地租赁金额及版权费用的夹缝中艰难求生。

破局

人们闭门不出,最先受到冲击的就是线下消费。传统KTV本就式微,而疫情又加速了它们的衰落。

就像加缪在《鼠疫》中的预言,“个人命运已不复存在,唯有一段集体的历史。”疫情席卷,这是产业集体的战役,也可能成为一个拐点,成为传统KTV“修炼内功”、内部迭代升级的一次机会。

纵观线下KTV的商业模式,几乎绕不开固定消费场景和陈旧繁重的设备。而这并不符合现在很多年轻人对综合性娱乐场所的期望。

根据一项针对青年群体“为什么不爱去KTV”的调查,在KTV里,只有一部分人会享受唱歌的过程,而不会唱歌的人就会觉得索然无味。因此对很大一部分人来说,KTV不只是个练歌场所,还是社交场合。

北京K歌之王裁员是什么原因?北京K歌之王裁员时间过程详解(图9)

试想,追星女孩们看完一场线下演唱会后,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这样的深夜,她们会转场去哪里?

如今大多人会选择24小时营业的海底捞。但如果KTV业务扩展后,粉丝们能通过大屏回看演唱会录像,一边感动一边吃夜宵,那么演唱会后在KTV聚会就会成为一项新的传统。

线下KTV重音乐属性,显然已经无法满足年轻人的社交需求了。开辟更多的泛娱乐模式,才能让所有人都有存在感。面向聚会娱乐的KTV,不妨增加看直播、玩桌游等低成本的环节,集合更多的增值服务。

而打通线上和线下的“云娱乐”意味着更多的交流互动。跨包厢之间的沟通、挑战,以及将KTV歌曲至各大社交平台,引发更广泛的关注,多种互动方式都能够增加K歌的乐趣。

当然,针对没有社交需求的用户,也应该开放“无人化”KTV的新模式。私密化的迷你KTV、线上K歌App一度给消费者带来了新鲜感。参考这种私人KTV体验,线下KTV也可以支持全程线上操作。通过手机预订包厢、支付费用、点单消费,方便快捷,且不需要担心被服务员要求支付额外的费用,消费体验私人化。

当然,更私人的家用KTV点歌机也会直接改变K歌的场景,但昂贵的价格和需求还是劝退了一部分消费者。

打通线上和线下,意味着更多的外部合作联动,需要传统KTV抱有更开放、融合的心态和更强烈的转型意愿。而达成合作后,传统KTV也可以通过线上的大数据分析用户的消费心理和习惯,进一步升级硬件软件,适配更广泛的消费群体,有利于长远发展。

“希望是这个时代像钻石一样珍贵的东西。”危机考验着企业的生存能力,但也会催生新平台、新变革。当下,应对风险积极求变的韧性、对未来的信心和希望都弥足珍贵。衷心希望疫情早日结束,我们风暴之后再相见。

潮滴很!当街直播在线嗨歌,61岁退休大爷变身“K歌之王”

61岁的陈林退休后找到了新的生活乐趣——网上K歌。他每天背着一个袋子,装着支架、电线、耳麦等设备,准备随时摆开架势,尽情嗨歌。

自从2018年春节期间,儿子给他下载了一个K歌软件,他便开始了自己歌唱生涯的“练级之路”。在某K歌软件,他已经升到了15级,位于“超级实力唱将”之列,有粉丝6500余人。

这成绩算不上亮眼,但陈林已经很是满意,“我才玩两年时间,已经很不容易了”。他说自己不打麻将、不喝酒,“单调”的生活习惯限制了自己的圈子,这个K歌软件,算是自己退休生活的“全新舞台”。

“K歌之王”,他在晚上当街直播唱歌

在四川遂宁市河东新区的一处街头,陈林摆着支架,忘情唱歌的照片在网上广泛传播。网友说,他自己经营小超市,每天一边守店一边直播,完全自得其乐。

红星新闻记者跟小超市周边店铺一打听,果然大家都知道陈林,并称他为“K歌之王”。他们说老陈这个人开朗、豁达,与周边很多人相熟。他们说,守店的时候,他确实开着“房间”在唱歌,并且“粉丝很多”。

北京K歌之王裁员是什么原因?北京K歌之王裁员时间过程详解(图10)

↑陈林点好歌,准备与一名女网友合唱

陈林说网友有些误解,超市是帮朋友看守的,他也没有每天都守在这家商店,只是时常在这边。他玩的那个K歌软件,每个唱歌的“房间”,相当于一个大群,几百上千人同时在线,可以点歌唱,也可以静静地听,或者与网友互动。

陈林说有一天晚上7点左右,自己站在店门口街边唱歌,有人主动询问并拍了照片……后来就看到这些照片流传到了网上。他说自己唱歌不分地方,家里、公园里、茶楼里,或者是小超市的门店里。他把设备背在身上,想唱的时候就拿出来,摆起就唱。

他的设备包括一个可以收缩的支架,连接五六米电线的插线板,两个耳麦,两个手机。在线K歌的时候,他用一个手机唱歌,另一个手机选歌排号,他说有时候唱歌的人太多,选歌时“抢不到”位置。

“圈子狭窄”,所以迷上在线K歌

陈林曾做过多年小学教师,他说自己的生活比较简单,不打牌、不喝酒,所以“圈子比较窄”。没玩K歌软件之前,他时常跟朋友约着去KTV唱“下午场”,纯粹为了唱歌,不喝酒。除了唱歌,他也练练书法,拍拍照片,这些都是他的业余爱好。

在线K歌的“练级之路”始于2018年春节,儿子给他推荐了这款K歌软件,并且给他下载在了手机上。近两年时间,他在平台发布歌曲465首,并升到15级,位于“超级实力唱将”之列,有粉丝6500余人。在这个平台上,最高级是22级,15级算不上特别突出。他说往后升级会越来越难,他现在的目标不是升级,是“吸粉”。

北京K歌之王裁员是什么原因?北京K歌之王裁员时间过程详解(图11)

↑陈林的账号有6000多名粉丝

一个多月前,陈林除了唱歌,还开始在一间“歌房”担任超级管理员,房主给他每个月1000元的底薪,另有“房间”收益的提成。但他说赚钱不是自己的目的,只是自己也喜欢这份工作,既能交友,又能唱歌。

在“房间”里,超级管理员相当于一个主持人,但同时又要监督有没有人违规,不文明的形象,或者不健康的言论,都在“禁言”之列,管理员有权把这些人踢出“房间”。超级管理员还要随机应变,如果网友之间产生争执,要及时引导化解,不能让矛盾升级等。

陈林介绍,自己以前每天在线两三个小时,主要是唱歌,跟大家互动,现在因为担任管理员,每天要在线四个小时左右。

“全新舞台”,在这里交友和自得其乐

12月27日晚上7点,陈林把支架搬到店外的街边,他随便进了一个房间,选了一首歌,然后带上耳麦认真地听别人唱,每首歌唱完,他总是不吝惜地夸赞对方,有时候还给对方点送一个小礼品。

遇到比较嗨的歌时,他扭动着身子跳起舞来。有路人侧目,他不以为然。邻里的小孩站在面前,望着头看着他乐。他跟一个网友合唱了一首歌,他投入地唱,声音很高,但很快消失在嘈杂的黑夜里。

北京K歌之王裁员是什么原因?北京K歌之王裁员时间过程详解(图12)

↑在街边,陈林旁若无人地在线K歌

他说网上看起来是虚拟的,但也是一个很实际的圈子。别人送给他的礼物,他往往又转手送人,他还充值了大概3000元现金,购买礼物打赏别人。他说这叫“礼尚往来”,这样才能交到朋友。

他已经接待了7批网友了,有贵州、北京、黑龙江等地的,都是网上认识的,路经四川过来见上一面,他也去过成都、绵阳、重庆、贵州等地,跟“歌坛”好友相聚一场。

“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舞台。”陈林说,自己喜欢唱歌,跟很多喜欢唱歌的人成为朋友,“是特开心的一件事情。”

北京K歌之王裁员是什么原因?北京K歌之王裁员时间过程详解(图13)

↑隔壁的彩票店邀请“K歌之王”前来“驻唱”

在现实生活中,陈林也用同样的态度交友。超市隔壁卖体育彩票的鞠帅才20出头,但跟他关系要好,有时候他会到鞠帅的店里“驻唱”,“他这里场地宽一些”。在隔壁的花店也邀请他去唱,算是给花店“站台”宣传。

“他是一个给人快乐的的人。”鞠帅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陈林心态年轻,“自得其乐,活得潇洒”。

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摄影报道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黄冈热线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0713.com/1800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