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明娟的嬗变

由希望工程的受助者向资助者、受益者向传承者的华丽转身

黄冈热线讯:这些天,安徽金寨县乃至全省及其全国的新闻界、教育届、希望工程届几乎都在传播这样一条消息:苏明娟当选为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兼职)了!

这消息不错!官方媒体正式报道是这样的:2017年12月15日,共青团安徽省第14次代表大会胜利闭幕,大会选举产生了新一届团省委领导班子,孔涛当选团省委书记,杨正、单强、李波、张敏(挂职)、李跃波(挂职)、汪萌(兼职)、苏明娟(兼职)当选为副书记。

苏明娟这个名字,大家听起来可能会有些陌生,但是,说起希望工程的“大眼睛”照片,相信很多人都会有深刻的印象,苏明娟就是当年照片上的那位“大眼睛”姑娘。

1983年,苏明娟出生在革命老区安徽省金寨县桃岭乡张湾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里。金寨县是中国革命的重要策源地、人民军队的重要发源地,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县、全国第二将军县。

勤劳勇敢的金寨人民不仅在革命战争作出了巨大的牺牲,而且在社会主义时期又作出了巨大的奉献。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国家在金寨境内修建了重点治淮工程——梅山、响洪甸两大水库,淹没10万亩良田、14万亩经济林,还淹没了包括原县城金家寨在内的三大经济重镇,10万群众为此让出家园、移居深山。战争的创伤、两库的制约,使得本来就是山多地少的金寨县一直处在贫困县行列。

苏明娟的家,就在梅山水库上游,一家人过着辛劳、拮据、简朴的乡村生活,父母靠打鱼、养蚕、养猪和种田、种板栗为生,每年从田地里收来的粮食仅能吃3个月,剩下的日子,全靠苏明娟的父亲苏良友起早贪黑地上山砍柴、下河抓鱼换点钱、买点粮食来维持。因此,苏明娟每个学期的100多元学费,也就成了这个家庭力最大的经济负担,经常面临着失学的危险。

然而,几十年过去了,苏明娟却从一名时常面临失学的女童成长为全国闻名的“大眼睛”姑娘、从一个“我要上学”的小学生成长为一名光荣的大学生、从一名普普通通的农家女成长为一家金融单位的正式员工、从希望工程的代言人成长为团中央的候补委员、团安徽省委的副书记……当然,这些在很大程度上都得益于希望工程,她的的确确是希望工程的受助者、受益者!“如果没有希望工程,我很可能连高中都上不了。我和数百万贫穷家庭的孩子,都因希望工程而改变了命运。”苏明娟自己曾经这样说过。但是,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苏明娟不仅是希望工程的受益者,更是希望工程的资助者、传承者!而且,知道、了解这一点的人并不多,本文拟对此相关情况给作些介绍。

一、伟大的希望工程发源于苏明娟的家乡——安徽省金寨县

(一)希望工程产生的时代背景

上个世纪80年代末,我国平均每年有100多万小学生,因家庭贫困交不起四五十元的书杂费而失学。1986年,团中央派人在广西柳州地区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调查,发现:金秀瑶族自治县共和村,全村人2000多人,解放后没有出过一名初中生,辍学率达90%以上。更让人揪心的是,即便只是这样,依然还有很多孩子面临着失学。怎么办?虽然《义务教育法》已经于1986年7月1日起正式施行,但是咱们国家太大了,底子太薄了,没钱啊!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1989年10月30日,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下称青基会)召开“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新闻发布会,“希望工程”由此应运而生。而那时,青基会的全部家底,只有团中央拨付的10万元启动资金和1万元的工作经费。为了尽快募捐到资金,他们最初采取的是向全国各工矿企业发放劝募信,青基会印了大约50万份传单,动员工厂的青年工人帮着抄信封,青基会的每个人每天晚上也抱一大摞信封回家去抄。用这样的方式,他们把13.7万封筹资信寄到了全国的工矿企业。接着,在1990年1月,又向全国40万个工矿企业发出了宣传材料和劝募信函。这样的方式收到了一定的效果,每一批信寄出去后半个月左右,都会掀起一个捐助的小高潮。

1989至1991年的三年时间里,希望工程总共资助了3万名孩子,建立起了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

但这种手抄报的方法影响毕竟有限,如何扩大社会影响,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希望工程之中帮助失学儿童,成为了摆在青基会面前的一道难题。1991年的一天,时任青基会秘书长的徐永光灵光一现,能不能效仿商业宣传,在一些媒体上刊登公益募捐广告?随后,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多家国家级报纸上出现了希望工程的募捐广告,“我要读书”的声音响彻神州大地,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下至幼儿园的孩子。一元两元 ,一分两分。无数爱心汇款单像雪片一样的寄往北京。

赵渭忠,河北省军区原副政委,少将军衔,很多人叫他“希望将军”。1992年,他卸下戎装投身“希望工程”,把爱给了上不起学的孩子,这一干就是22年。期间,他们全家累计捐款100余万元,还多方筹资,资助了1500余名贫困孩子,援建36所希望小学。他说:“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解放军的战士,同时也是一名志愿者,我要永远做爱的桥梁、爱的纽带、爱的传递者。我的骨头是硬的、血是热的、爱是真的。”

把自己全部生命和精力投身希望工程的,还有白方礼老人。1987年,已经是74岁的老人——白方礼决定做一件大事,那就是把自己蹬三轮的收入全部捐给希望工程,帮助贫困的孩子实现上学的梦想。这一蹬就是十多年。直到他92岁逝世。网友们在纪念白方礼老人的专题网页上如此评论:“一个馒头,一碗白水,他曾如此简单生活;三百学子,35万捐款,他就这样感动中国。”

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同样非常关心和支持希望工程。邓小平曾两次以“一个老共产党员”的名义向希望工程捐款并题词。江泽民总书记于1991年11月1日为希望工程题词:“支持希望工程,关心孩子成长。”他多次捐款,并多次到贫困地区看望失学的孩子。在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捐赠档案中,还有不少中央领导同志的名字:李鹏、朱镕基、李瑞环、胡锦涛、李岚清、乔石……

从此,希望工程蓬勃发展,成为了我国社会参与最广泛、最富影响的公益事业。截至2016年底,全国希望工程累计接受捐款129.5亿元,资助学生553.6万名,援建希望小学19388所。这意味着,有553.6万名孩子和他们家庭的命运从此发生了逆转。

(二)李克强总理亲自为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选址、始终牵挂着老区的孩子们

上述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就建设在苏明娟的家乡——安徽省金寨县,苏明娟正是全国553.6万名孩子中的一员。

金寨是全国最早实施希望工程的县份,也是最出成绩的地方。除了推出全国希望工程形象代表、“大眼睛姑娘”苏明娟之外,金寨还培养了全国希望工程第一个大学生、硕士生、博士生张宗友,全国希望工程第一个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学生邓磊;建设了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金寨县希望小学”,全国第一所希望职业中学“金寨县江店希望职业中学”等。金寨县希望小学还被评为全国“模范希望小学”,希望工程的希望小学建设项目也被评为安徽慈善奖的“最具影响力慈善项目”。金寨县的希望工程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辉煌的成就,“与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大力支持分不开,更与李克强总理的亲自播种、悉心呵护分不开!”金寨希望工程的建设者、参与者、受益者、见证者……人们都这样说。

时间拉回到1989年10月,共青团中央和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联合发起了依靠各级共青团组织负责实施的社会公益事业——希望工程。1990年2月17日,时任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中国青基会副理事长的李克强,率领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考察组一行,冒着凛冽刺骨的寒风、踏着春风未融的冰雪,专程来到金寨这个全国著名的革命老区,为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选址。

时任金寨县副县长、分管教育工作的曹承芳负责接待李克强一行,她见证了中国第一所希望小学的诞生。曹承芳回忆当年见面时的场景,说:“在金寨县招待所的小会议室里,坐满了年轻人,除了团地委和团县委的同志我认识外,多数人我都不认识。而披着黄大衣的李克强见到我时,立即站起来与我握手,一点架子都没有,非常随和。”李克强对大家说,很早就想到金寨来看望老区人民并向老区人民学习,但是因为没有机会,所以一直没有实现,今天终于站在这块红色的土地上了!“听了他的开场白,我们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有着一种扑面而来的亲切感、温暖感,我们好像接待的不是团中央书记处的书记,而是阔别多年、返回家乡的游子。”曹承芳说。

接着,李克强开门见山地表明来意,团中央决定在全国老、少、边、穷地区实施希望工程、组织实施救助失学儿童重返校园的活动。希望工程主要是对义务教育阶段有困难的学生实行救助,把钱直接发给被救助学生,每人每学年80元,直到初中毕业。如果考上了大学,还将继续救助直到大学毕业。另外,还打算在革命老区选择一个县建一所希望小学。

“李克强最开始说,给金寨县100个救助名额,我说少了,不够,最后给了我们500个名额。”至于建希望小学,曹承芳心里想,虽然希望工程只能资助2万元,但这却是想上学而上不起学的孩子们的急切渴望啊!因此,曹承芳立即表态:“只要是对金寨老百姓有好处的事,我们都愿意干。”听了曹承芳的表态,李克强欣慰地笑了。当天下午,李克强一行就深入到南溪镇、双河区等地进行实地调研。南溪镇是大别山区三大武装起义之一的立夏节起义的发生地,走出了14位开国将军。然而,时至上个世纪90年代,当地的农民群众还很穷。李克强一行看见许多孩子都不是在学校里读书,而是在山里面放牛、拾柴、打猪草,许多孩子都在喊:“我要上学,我要读书……”老区的现状震撼着李克强等考察组同志的心灵,也更加坚定了他们实施希望工程的决心。李克强说,希望工程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我们要用这些这炭火燃烧起孩子们的希望。了解到在金寨县实施希望工程的可行性及困难情况后,他们向金寨县委提出了建好中国第一所希望小学的意见和建议。

时任金寨县委书记的陶芳侯就落实李克强同志的意见,立即召开县委领导班子会议研究,经过认真讨论、慎重考虑,金寨县决定把希望小学建在南溪镇中心小学内,原中心小学更名为金寨县希望小学。之所以决定把希望小学建在南溪镇,首先是因为南溪镇是著名的革命老区,而当时当地又有很多因为家境贫困而辍学的孩子。其次,是因为当时的南溪镇丝绸工业发展得比较好,可以拿出一点资金出来配套建设希望小学。

曹承芳说,“当时决定在南溪中心小学的基础上,把原来的一幢二层教学楼翻建成希望小学教学楼,并对大门楼进行维修、改造。”3个月后的5月19日,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在金寨南溪诞生了!学校由中国青基会捐款4万元,省、市、县、镇配套部分资金援建而成,团中央书记处书记洛桑亲自参加竣工剪彩仪式,曾在金寨战斗过的徐向前元帅亲笔为“金寨县希望小学“题写了校名。

自此,希望工程在大别山腹地拉开了序幕,“希望之火”从这里燃遍整个江淮地大地乃至整个中华大地。自1989年实施以来,金寨县先后筹集资金及接收全国各界爱心人士捐款5000余万元,建设希望小学126所、希望业余体校1所、希望电脑教室10所、希望工程厨房39所、希望音乐教室5所,累计救助各类贫困学生10万余人。截至2014年9月底,安徽省共募集希望工程资金4.58亿元,资助贫困学生22万名,援建希望学校810多所;全国共募集钱款超过100亿元,救助贫困学生495万名,援建希望学校18390多所。

2014年10月16日,在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金寨县希望小学建校25周年来临之际,该校的师生代表写信给李克强总理、报告希望小学25年来发生的巨大变化。

收到来信后,李克强总理迅速于10月28日给师生们回了信。他在信中回忆道:我清晰地记得,当年来这里为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选址时,正是冬末初春时节,不曾想到,希望工程第一粒种子在大别山深处的冻土里,破土成长为今天这样一棵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

据了解,近25年来,希望工程已累计募款逾百亿元,先后建起18396所希望小学,资助贫寒学子495万名。

文章来源:大别山文化馆 责任编辑:黄冈热线

新闻评论

热点标签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黄冈热线”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黄冈热线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今日热评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0713-8220000 技术服务:0713-8110000 网上投稿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黄冈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6-2017